清风烟雨之盼君归|第98章

  姚锦杉到苏州见过师父,跟在他身边学习,接着又抽了个空前往南通狼山,来到那位大叔的坟前。根据卢氏事后回忆,又翻出三十年前的帐册,也询问了府里的几位老仆,还找到当年的管事,总算确定对方的身分,也幸好埋葬的地点并未遭到人为或野兽破坏,于是他请来道士诵经招魂,并将装了白骨的金瓮托人带回京城,交由薛家下葬。

  事情办妥后,姚锦杉便在客舍住一晚,打算天亮之后再返回苏州。

  到了半夜,他不知被什么给惊醒,掀开眼皮,却见床头站了个人影,着实吓了一大跳。“你是谁?”

  那人跪下来向他磕了个头。

  姚锦杉掀被坐起,这才看清对方的五官,不就是他在狼山遇到的薛家仆人?“……大叔?真的是你!”

  对方点头。

  “你快起来,我担不起这个大礼。”他有些愧疚。“都怪我把薛听成徐,才会让你这一等就是三十年,不过我已经把你送回京城,到时薛大人会好好将你安葬,你可以放心地走了。”

  它站起身,嘴巴一开一合。

  “大叔想说什么?”他套上鞋子走向对方。

  “快……回杭州……快回杭州……”

  他愣怔了下。“你是说要我快点回杭州?”

  “危险……有危险……”它焦急地说。

  姚锦杉努力想听清楚。“你是说危险?什么意思?”

  “……快点回去……”

  “大叔!”他伸手想抓对方,可是对方已经不见了。

  蓦地,姚锦杉惊醒过来,才知道是梦。“刚刚的事是真的吗?或者只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大叔说的危险又是指什么?”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就是觉得心惊肉跳,似乎有不好的事要发生。

  难道大叔是特地前来示警,告诉他家里出事了?

  这天下午,郭晋来到姚家。

  “表哥请坐。”童芸香在厅里招呼。

  杏儿奉上茶水后,便站在她身边。

  “你的脸真的好了,堂姑婆在地下有知,一定也会替你高兴。”郭晋可是很清楚这个表妹从小到大吃了多少苦。

  童芸香看着身边的人比她还要开心,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够拥有这么多的关心。“表哥今天来有什么事吗?”

  “还不是表妹夫出门前千拜托、万拜托,要我有空就过来看看,看在他待你是真心的好,我也就不刻意刁难……”郭晋语带戏谑。“自从姚锦柏被关进牢里,姚家也赔了不少银子,听说他那两个儿子到处借钱度日,可惜姚家父子如今成了过街老鼠,要是真借他们银子,肯定拿不回来,所以没人愿意搭理,看到他们就像见了鬼似的,就连府里的奴仆都养不起。”

  她轻哼一声。“这就是报应,不值得同情。”

  郭晋收起笑脸,一脸正经。“就因为这样,才要小心门户。”

  “表哥是怕他们会找上门来?”

  “俗话说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狗急也会跳墙,还是要多加留意。”这座宅子都是女人,郭晋想要安排几个奴仆住进来也实在不方便,若真的出事,后果可不堪设想。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