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烟雨之盼君归|第96章

  闻言,夫妻俩相视一笑。

  “到底是怎么回事?”程承波连忙追问。“难道在京城遇到神医,竟然可以把脸上的胎记除掉?”

  姚锦杉见程家人盯着他们,等待下文,这才把妻子从小作的梦、他当年在狼山拿到的信,以及到京城之后所发生的事,尽可能详细的叙述一遍,其间童芸香也做了补充,花了不少时间才说完。

  “这么说起来,你们之间的缘分早在三十年前就结下了?”刘氏先是惊叹,接着便是感动。

  “表哥在一夜之间跨越三十年,而表嫂则是从前世来到今生,才得以让你们结为夫妻,这要有多大的福分才办得到?”活了大半辈子,程承波以为见多了也听多了,不过跟这件事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夫妻俩比任何人都有深刻体会,决定做更多善事,无论捐棺助葬,还是救灾、济贫、养老、扶幼,只要他们办得到的,都愿意尽力去做。

  童芸香脸上胎记消失的消息传遍杭州,见过当事者的人还到处宣传,原本人人嫌弃的丑女,如今变得美若天仙,比童家三姑娘更胜一筹,许多妇人纷纷前往打听是服用了何种偏方,还是找了哪位大夫来医治,不少名门大户的女眷还发了帖子,邀请她去喝茶赏花,顿时之间,童芸香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

  对于这种结果,夫妻俩都有些哭笑不得。

  童芸香自是婉拒那些邀约,若遇到有人问起,便说“只要保有一颗善心,相信菩萨会做最好的安排”来回应,但众人还是不信,认为她故意藏私,就连赵大娘和杏儿出门一样被人追着跑,躲也躲不掉。

  这件事自然也传到童家人耳中,童友春夫妻听了也是半信半疑,便命人去请二姑娘和二姑爷回府作客。由于姚锦杉去了苏州,童芸香便以这个当藉口,表示要等丈夫返家再一起回去,但是即将出嫁的童玉绣可就等不及了。

  这天早上,她在婢女和奴仆的保护之下,乘坐轿子来到姚家。

  “请进!”赵大娘得知对方的身分,马上开门。

  正在做木雕的童芸香听到杏儿进来禀告,不免惊讶。她回杭州之后便听说三妹已经订亲的喜事,照理说不该随便出门,但这个妹妹一向任性,又被宠坏了,只得把她请进屋里来坐。

  “二、二姊?”童玉绣才踏进房门,便张口结舌地瞪着眼前的美丽少妇,不敢相信就是她那个以丑出名的胞姊。

  童芸香轻扯了下唇角。“三妹!”

  童玉绣又走近几步。“你的脸真的好了,我还以为只是传闻……”

  “是真的好了。”童芸香态度不冷不热。“坐吧!”

  “是请京城的大夫治好的吗?二姊快告诉我!”

  “不是大夫治好的,是自然而然就消失了。”见三妹摆明了不相信,她接着道。“我没必要骗你,这是真的。”其他的事就不需要多说了。

  “我才不信,一定是二姊不肯告诉我。”童玉绣撇着嘴坐下。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