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烟雨之盼君归|第93章

  “是。”薛如海确实想听。

  卢氏看着姚锦杉夫妻,娓娓道来。“当年老爷一直到二十八岁都尚未娶妻,除了眼光高,也是希望能够娶到心仪的女子,夫唱妇随、琴瑟和鸣,可惜都没有找到中意的对象,最后实在不能再拖下去,才经由媒妁之言与我订亲,也结为夫妻。只是我嫁进薛家整整五年,却一直没有传出喜讯……咳……毕竟老爷年纪不小,又是独

  子,双亲虽然不在,但家族里的长辈非常担心。”

  “所以老夫人最后决定为丈夫纳妾?”童芸香也是女人,可以理解。

  卢氏颔了下首。“没错,与其让别的女人来跟自己争宠,还不如让妹妹进门,将来生下孩子,也能当作亲生骨肉般疼爱,于是湘云就成了老爷的妾。没想到不到半年,我居然有喜了,却也在这时发现老爷爱上湘云……咳……可想而知我受到的打击有多大……毕竟当初是我说服老爷让她进门……咳咳……”

  “娘。”薛如海将茶碗递到母亲唇畔。

  待卢氏喝了口茶,歇息了片刻,才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继续说。

  “那时我很后悔自己的决定,认定湘云想要鸠占鹊巢,趁我有孕在身无法伺候老爷,想要抢走老爷的心,全然忘了姊妹之情,把她当作敌人,指责她、刁难她,希望她从眼前消失……不管湘云如何否认,也听不进去……直到那一天,老爷因我的无理取闹而大发雷霆,冲口而出湘云才是他等待一辈子的意中人,他真恨没有早点遇到,却先娶了我这个不通情理的女人……我在悲愤之余不慎动了胎气,孩子就这么没了……”

  在座的人都沉默了。

  卢氏拭着眼角。“失去孩子,我也疯了,每天诅咒湘云,用各种难听恶毒的话来数落她,只要有我在,她别想跟老爷双宿双飞,没过多久她就死了,大夫说是心疾,可她还那么年轻,怎会得了心疾呢?”

  一旁的童芸香听了也跟着落泪。

  “湘云死了以后,老爷非常伤心,我这才像从噩梦中惊醒过来一样……”她叹了好长一口气,有气无力地说道。“老爷说自从我有了身孕,湘云就不让他再踏进房门半步,每次都赶他出去,还要他多陪陪我,甚至说她是为了姊姊才进门,只把他当作姊夫看待,从来没爱过他……我从头到尾都错怪湘云了……但已经太迟了……我连跟她道歉的机会都没有……”

  童芸香含泪笑睇。“她从来没有怪过老夫人。”

  “湘云从小就跟我特别亲近,所以我也很疼爱她,没想到连投胎转世了都还放不下……”卢氏越想越心疼。“当年我让她受了那么多委屈,她还觉得是自己的错,一直求我原谅,我不是个好姊姊……”

  薛如海不舍母亲难过,低声安慰。

  原来是这么回事,童芸香终于明白为何从小到大会一直作同样的梦,虽然前世的她并非有意要伤害对方,但事情却因自己而起,才会有罪恶感,如果没有得到原谅,就不会有姻缘出现,那是她对自己的惩罚。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