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烟雨之盼君归|第90章

  童芸香听到自己在说话。“我回来了……”

  “芸香?”看着妻子走进大门,姚锦杉只能跟在后头。

  门房找来了奴才,要带他们到大厅稍坐。“请往这边走。”

  夫妻俩就这么跟在该名奴才身后,往大厅的方向走,姚锦杉一路上都在留意妻子的状况,好随时应变。

  奴才带他们来到大厅。“请!”

  “夫人在瑶园吗?”童芸香问着奴才。

  对方愣了一下。

  她口中轻喃:“我要去见她……”

  “芸香!”姚锦杉连忙拉住她。

  “我必须去见她……”童芸香对着他说。

  这时,薛如海得知香山帮老帮主的爱徒来了,便从书房出来招呼,只见他年纪约莫二十六、七岁,唇下蓄了短胡,有双浓眉,颇有官老爷的架势,看到他们尚未入内喝茶,便瞪着奴才。“你是怎么招呼客人的?”

  “是薛大人吗?敝姓姚……”不等奴才回答,姚锦杉朝对方拱手。“这位是内人,其实……这事真不知该从何说起……”

  童芸香看到薛如海的脸庞,有些恍惚地启唇。“老爷……”

  不只姚锦杉怔住,薛如海更是不明所以。

  “姊姊对老爷一片真心,老爷万万不可辜负。”她紧盯着薛如海,柔声地请求。“我必须去见姊姊,求姊姊原谅。”

  说着,童芸香迳自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姚锦杉看着妻子的背影,却觉得陌生,明明是同一个人,但走路的姿态却判若两人。

  薛如海用错愕不解的表情看向姚锦杉。“姚爷可否跟本官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内人绝无恶意,只因她从小到大一直作着同样的梦……”姚锦杉尽可能简短地向对方说明原委。“她想见的有

  可能是令堂。”

  他一面倾听,一面和姚锦杉跟在后面,见童芸香宛如在自家院子走动似的,非常熟悉,不禁暗暗吃惊。

  “她曾经来过?”薛如海讶然地问。

  姚锦杉想不相信都难。“应该不曾,莫非这儿真是内人前世住的地方?”

  “本官可不信真有前世今生。”他嗤之以鼻地回道。“何况我娘近来身体微恙,不见外客。”母亲这么多年来虽未生过大病,但是小病不断,加上情绪总是郁郁寡欢,很少与人交往。大夫说这是心病,要知道心病尚且要心药来医,只是不知这药引要上哪儿找才好。

  “还望薛大人通融,成全内人的心愿,姚某保证不会叨扰太久的。”姚锦杉语带恳求。

  见他态度诚恳,不似造假说谎,加上又是蒯老爷子的爱徒,薛如海也只好勉为其难地同意,赶紧叫来婢女先去跟母亲禀告有客来访的事。

  “芸香!”姚锦杉唤着走在前头的妻子。

  童芸香恍若未闻。

  两个男人相视一眼,只能继续跟着走向位在这座宅第更深处的院落。

  “这儿就是家母住的瑶园了,本官先走一步。”

  姚锦杉拱了下手。“有劳了!”

  于是,薛如海先一步赶到母亲身边,大致说明原因。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