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烟雨之盼君归|第86章

  “你昏倒了。”

  她一脸错愕。“我昏倒了?”

  “你看了信之后,整个人变得有些恍恍惚惚,嘴巴一直喃喃自语,说你必须回去,我问你要回哪里去,你说京城薛家。”他盯着妻子,却只看到茫然。

  “京城薛家?那是谁?”自己并不认识姓薛的人家。

  姚锦杉摇了摇头。“我才想问,你就昏倒了。”

  “我真的这么说?”

  他点头。“是我亲耳听见的,你真的不记得刚刚发生的事?”

  “我只记得在看信,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你说我昏倒了,可我真的不记得有开口说过话。”童芸香还是想不起来。

  于是,姚锦杉把掉在地上的信捡起来。“你再看看。”

  “妾身先走一步,老爷无须自责,望请善待姊姊……”她念着信上的内容,有种难以言喻的悲伤和无奈涌上心头,还有一股莫名的熟悉感,不由得用指腹轻抚着上头的娟秀字迹。“这封信究竟是谁写的?”

  “京城薛家……薛……”姚锦杉想到妻子是在看到信之后才说出这四个字,脑中灵光一闪,诧异地低呼。“该不会是姓薛,不是姓徐?”

  童芸香抬起螓首。“你是说……”

  “会不会我打从一开始就听错,把薛听成徐?难怪找不到那位“徐老爷”,其实应该是“薛老爷”才对,我怎么没有早点想到呢?”他再次回想当时的状况,确实有这个可能性。“可是为何会从你口中说出来?难道上头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想起妻子失神的模样,真的很不寻常。

  她重新盯着手上的信。“有没有不干净的东西我不清楚,只是有种感觉,咱们必须找到这位薛老爷,亲手交给他。”

  “京城姓薛的人家何其多,宛如大海捞针,要怎么找呢?”姚锦杉叹道。

  当晚,童芸香又作梦了,只是梦境跟过去不同,是之前不曾有过的,她梦到自己走在一座带后花园的四进四合院里,里头的一砖一瓦、一墙一木都觉得眼熟,仿佛她曾经住在里头。

  这是什么地方?她才这么想,便看到竖立在眼前的朱色大门上方挂了块匾额,上头写着“薛府”,心里猛地打了个突。

  薛府!难道会是……?

  下一刻,有人朝她丢掷杯子,热茶泼到脸上,她这才发现场景变了。

  “我不该让你进门的……”挺着圆腹的少妇哭着骂她。

  她感觉到自己嘴巴在动。“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

  接着,就见少妇倒在地上,下半身染满鲜血……

  “芸香!醒一醒!”姚锦杉被妻子的尖叫声吓醒。

  她迷迷糊糊地嚷道:“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姚锦杉抱住她,拍哄道:“你在作梦,只不过是梦……”

  在丈夫的安抚之下,童芸香喘着气,过了半晌,神智才逐渐清醒,回想起方才的梦境,她不禁震惊地坐起身来。“我梦到……梦到大门上的匾额写着薛府,原来经常在梦中出现的少妇是薛家的人。”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