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烟雨之盼君归|第84章

  长子的话确实有道理,姚锦柏吐了口白烟。“去把管事叫来!”

  管事匆匆忙忙地来到大厅。“老爷有何吩咐?”

  “去查一查最近府里有谁经常往外跑,而且行径可疑,要是找不出来,就算在你头上。”姚锦柏恶狠狠地说。

  “是……”管事硬着头皮去查,奴仆们为了自保,全都指向保兴,大家都知道他最常偷溜出去。

  于是保兴被抓到大厅。“老爷……小的出门是替管事办事,不是偷懒……”

  “是不是你把卖假货的事传出去的?”他斥问。

  “小的什么都没说,小的不知道!”保兴跪在地上,两手乱挥。

  姚锦柏马上命管事拿板子来,打到他招为止。

  最后,保兴被打到屁股皮开肉绽,真的受不了了,终于坦承。“小的是一时说溜了嘴,真的不是故意的……老爷饶命!”

  “你这个狗奴才!给我用力打!”姚锦柏破口大骂。

  动手的奴才不敢停,打到保兴只剩下一口气才拖下去。

  姚锦柏虽不断地对外澄清,全因家仆不满被扣钱,怀恨在心,才会故意造谣,并非事实,可非但没有止住流言散播,还有几位买家不甘受骗,告上知府衙门,要求鉴定真伪,此事一时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第8章(2)

  十月,眼看又到了年底,尽管夫妻聚少离多,但也更加珍惜相处的时光。

  只要在家有空,姚锦杉便会亲手制作桌椅,甚至还打算帮绣球和圆满各做一个家。

  像是知道那是自己以后要住的地方,圆满在主人脚边绕来绕去,不停地喵喵叫,十分开心。

  “不要吵。”他蹲下来摸了摸,又继续打磨,直到告一段落,才抹着额头上的汗,走进房里喝水。

  正在画图的童芸香连忙把跟在后面的圆满赶出去,免得又吓到绣球。“你不能进来,快到外面去玩!”

  “喵喵——”被拒于门外的圆满发出抗议声。

  童芸香见丈夫喝完水,拿起自己画的图稿来看,想到他这几天都是心事重重,晚上一个人呆坐在天井,如今终于知道所为何事。

  “昨天才听表哥说姚家因为卖假货的事被好几个人告,知府大人还传了你大师兄前去问话,他看过姚家卖的那些家具,确定不是香山帮的匠人所做,还说香山帮和姚家老早就没有生意往来。”丈夫的心情肯定不好受。

  姚锦杉放下图稿。“确实如此。”

  “不知衙门会怎么判?”

  他轻哼一声。“姚家的名声已经毁在他们手上,就算不用坐牢,也要赔上一大笔银子,是他们咎由自取。”

  “你嘴巴上说得冷酷无情,但想到同父异母的弟弟要被关进牢里,还是会于心不忍。”童芸香一针见血地道。

  “被你看出来了。”姚锦杉苦笑了下。“我只是没想到锦柏会堕落到这个地步,贪字真是害人不浅,爹若还在世,不知会有多心痛。”想到庶弟幼时可爱调皮的模样,不禁感慨。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