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烟雨之盼君归|第79章

  奴仆们把两人拉出去,关上大门,任凭他们在外哭闹。

  由于父亲过世,必须守孝三年,三年后,他终于用花轿迎娶玉娴进门。洞房花烛夜,头戴凤冠、容貌温婉秀丽的新婚妻子就坐在面前,姚锦杉却有些恍惚,因为他看到的是另一张女子的脸孔。

  “不管要等多久,我都会一直守在这儿,直到你回来为止……”

  嗓音的主人脸上的胎记宛如一朵鲜红色的血花,她的个性喜欢逞强,总是故意说反话来掩饰心中的脆弱,就是不想让人可怜、同情她,他们都喜爱木雕,只要提到木雕就有聊不完的话,那是两人平日最大的乐趣。

  芸香……他在心中唤着这个名。

  “相公说什么?”挺着六个月圆腹的妻子问他。

  不知何时,场景又变了……

  姚锦杉看着已经怀了身孕的妻子,有些错愕,不禁甩了甩有些混沌的脑袋,分不清眼前究竟是真实还是梦境?

  这是他想要的结局不是吗?那么为何要怀疑?

  他抚着额头。“没什么……”

  数月后,长子出生了,又过了三年,长女也跟着来报到,人生夫复何求,可他的内心却有个角落是空虚的,就算一家和乐、事业有成,也无法填满它,他想自己真的太贪心了。

  这不就是自己最想要的结局吗?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他因为前往杭州办事,经过八珍斋门口,无比激动地走进铺子,见到方老板,却是那位方老板的父亲,还见到了正好来访的童家老太太,也就是童芸香的祖母。祖孙俩的五官轮廓、神韵和姿态都十分神似,姚锦杉近乎无礼地瞪着对方,久久不能自已。

  待他回过神来,连忙道歉,并自我介绍。

  “我与蒯老爷子有过一面之缘,十分仰慕他精湛的手艺,能在这儿与他的高徒见面,也算是种缘分。”她和气地回道。

  他止不住内心的颤抖,向对方提出要求。“姚某有个不情之请,等您的长子将来生下次女,若要为她置办嫁妆、制作衣柜等日常用品,请务必交给姚某。”这是他唯一能为芸香做的事。

  对方虽然不解,还是微笑应允。

  几年后,听闻童家大房所生的次女出生,姚锦杉准备了贺礼托人送去,老太太也遵守当日的承诺,请他为刚出生的孙女制作一具衣柜,长大之后当作嫁妆,他怀着一颗祝福的心情亲手打造,希望能给她带来好运。

  接下来,他又想尽办法结识郭家的人,藉此打听童家的事,知道童芸香因为脸上的胎记,从小遭父母冷落,除了祖母,得不到其他亲人的疼爱,虽然自己早就知晓,还是心如刀割。

  “不管要等多久,我都会一直守在这儿,直到你回来为止……”

  这句话一直在姚锦杉耳边回响,仿佛下了道咒语,绑缚住他的心。

  既然回到三十年前,他和童芸香原本就不曾相识,更不可能结为夫妻,那么两人只是陌生人,各有各的人生和命运,他帮不上忙,也无法插手,就算知道她在家人的嫌弃中长大,日子不好过又如何?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