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烟雨之盼君归|第76章

  “是。”保兴躬着身进门,一一送上茶水,然后退出厅外,还能听到屋内传来老爷骂了一句狗奴才。跟了这种小气的主子真是倒楣,天天做牛做马,却动不动就扣钱,不禁气得牙痒痒。

  到了下午,保兴心情还是很不好,因他平日有在帮管事跑腿办事,就算出去,也没人注意,便偷偷溜到位在平江路上的郭家。

  “谁?”专门让奴仆出入的小门内传出声音。

  “我是保兴,大柱子在吗?”大柱子跟他是同乡,大概两个月前在街上不期而遇,从此只要有空就会跑来串串门子。

  小门开了。“大柱子在里头,进来。”

  保兴向门房道了声谢。

  “保兴,过来吃酒酿饼!”大柱子朝他热络地招手。他奉了主子之命,想办法跟对方套交情,看来颇有成效,对方完全没有起疑。

  保兴也不客气地抓了两块来吃。“我真的很羡慕你,主子为人慷慨,当下人的就有福气,哪像我……唉!”

  大柱子状似不经心地问:“又挨骂了?”

  “哼!”保兴一脸不齿。“我家老爷自己干缺德事,也不怕将来有报应,对府里的奴仆又很刻薄、吝啬,只要一个不高兴就扣钱,良心都被狗吃了。”

  “你家老爷做了什么?快说出来听听。”大柱子拉他到房里,还倒茶给保兴,虽然不是多好的茶叶,但在姚家可是连粗茶都没得喝,姚家还怕下人手脚不干净,不管吃的喝的用的都要记录。

  于是,保兴将不小心听到的对话通通告诉大柱子。“……你说缺不缺德?以为卖到京城就没事,要是让买家发现受骗上当,肯定会去衙门告他。”

  “做生意就要讲求诚信,可不能骗人,你家老爷为了钱,还真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竟然连假货都卖。”大柱子不禁咋舌。

  保兴哼了哼。“我家老爷为了钱,恐怕连杀人都敢。”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大柱子送他一壶酒,保兴便带回去孝敬管事,往后偷溜出门被抓到,也会替他掩盖。

  没过多久,姚锦柏卖假货的消息渐渐在苏州大户人家的奴仆之间流传,可不要小看下人们的八卦能力,只要在主子面前嘀咕两句,其影响力不容小觑,至于到底是谁传出来的,众说纷纭,没有人承认。

  四月中,姚锦杉返家才半个月,又要出门了。

  “大师兄自从接了帮主之位,忙得分不开身,师父只好派我去,南通很近,只要寺庙修复的工作顺利,不到三个月左右就可以回来了。”他对着正在帮自己打包细软的妻子道。

  童芸香将包袱绑好,递给丈夫,就算再不舍也得忍耐,因为这一切都是为了两人的将来,以及重振姚家的名声。“路上要小心。”

  “我知道。”姚锦杉将包袱绑在身上,才转过身,就差点踩到在房里蹦蹦跳跳的绣球。

  “怎么越养越胖?”真没看过兔子圆得像颗球,要是落在老饕手中,铁定马上被宰来吃。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