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烟雨之盼君归|第53章

  虽然只是一墙之隔,但想要敲碎它,恐怕还需要些契机出现。

  另一头的童芸香同样也正摸着薄墙。他刚刚叫住自己到底想说什么?为何又咽回去不说了呢?那个男人真的认为自己是他的妻子吗?那么为何不搬回来与她同房?这种事总不能由她开口。

  她不由得把脸颊贴在墙面上,多希望两人能再靠近一点,彼此之间不要有任何东西阻隔。

  今晚,两人各怀着心思入睡……

  苏州姚府

  “爹!我查到了!”姚敬平气急败坏地嚷着进门。“原来伯父真的跑去杭州投靠程家,八成是知道咱们要杀他,所以假装上街要买土仪,乘机逃走……可恶,就差一步,早知道就让他踏不出大门。”

  姚锦柏目光阴冷。“我早就猜到会是这样,现在不只程家人,很快地连香山帮的匠人都会知道,万一蒯老爷子出面作证他就是原以为三十年前就死去的姚家嫡子,要我把家产还给他,还要抓我去坐牢,一切就完了。”

  “只要爹否认到底,他也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是爹买凶杀人,只不过香山帮那边往后更不可能跟咱们再有任何来往了,伯父肯定在蒯老爷子面前说了不少坏话,说不定连爹想杀他的事都说了。”姚敬真怒搥桌面,低声咒骂。“可恶!伯父一定是那天晚上偷听到咱们说的话!”

  “一不做、二不休,就不信咱们父子三人对付不了一个姚锦杉。”虽然姚家不是大富大贵、锦衣玉食的大户人家,但靠祖上留下的根基,就算没有香山帮,还可以找到其他门路。

  听兄长说得胸有成竹,姚敬真忙问:“大哥有什么好对策?”

  姚敬平沉吟了下。“我先去杭州打听看看他目前的状况再说。”

  “敬平,就交给你了。”姚锦柏叮咛长子。

  姚敬平颔首。“是,爹。”

  第6章(1)

  十二月中旬,虽然尚未下雪,不过天气寒冷,修缮工作也进入尾声。

  童芸香跟着赵大娘在灶房忙碌,虽然她没下过厨,但拿起菜刀也是架势十足。说到这位赵大娘,几年前丧夫,媳妇和她又处不来,竟然怂恿没有主见的丈夫扔下老母亲搬到外地,如今一个人孤苦伶仃,程家人同情她,又知她煮得一手好菜,便介绍给姚锦杉。

  “大家休息一下,过来吃面。”童芸香走出灶房吆喝。

  匠人们放下手上的工具,争先恐后地到灶房去端了碗热腾腾的面出来,这么寒冷的天气,喝口热汤,就是世上最幸福的事。

  “这是你的。”童芸香端了一碗面过来,里头的肉片和笋片比别人多,她私心重,自己人当然护短。

  姚锦杉拍去身上的木屑,伸手接过。“不用净顾着我,你也去吃。”

  “我刚有吃两口,还不大饿,你快趁热吃,不够我再去盛。”童芸香还是等大家吃完,若有剩下再用。

  于是他坐在石阶上,喝了口汤,然后挟起面条入口。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