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烟雨之盼君归|第40章

  姚锦杉神情一整。“我……只是来看那只兔子。”连他都觉得这个藉口真烂。

  “你该不会想把牠要回去?”她让到一旁,请他进来。

  他走到墙边,蹲下来看着竹笼正在啃草的兔子。“除非你不想要了,那就送给小芝麻玩。”

  “牠是你送给我的,谁都不能抢。”童芸香脱口回道。

  一听,姚锦杉讶异地看着她。“你……”

  童芸香不禁懊恼,这不等于承认自己有多在乎他送的东西吗?“我是说……这只兔子留在我这儿,我再多观察一阵子,一定可以刻得更传神。”

  “那就留着吧。”他只能装作没听出来,装作不知道这位童家二姑娘或许对自己怀有情愫……不,不能往那方面去想,否则他恐怕无法再处之泰然。

  她道了声谢,转身走回堆满木屑的桌旁,将完成的细胚拿给他看。“你帮我看看这只兔子雕得怎么样?”

  “不错,刀工和技法大致上都掌握住了,一旦熟能生巧,会更臻圆熟。”姚锦杉仔细观看尚未着色上光的木雕兔子,认真下评语。

  听他开口称赞,童芸香喜不自胜。“是你这个师父教得好。”

  “你要拜我为师吗?”他挑眉问道。

  “请容我拒绝。”童芸香娇哼,拜他为师岂不矮上一截了?

  姚锦杉低笑。“那还真是可惜。”

  “既然兔子已经完成,也该送去给客人了……今天你若没空,我可以拜托表舅母找个婢女陪我走一趟,这点要先跟你说一声,请你谅解。”她就怕踩到他的底线,把还很脆弱的关系又破坏了。

  自己真有这么不通情理吗?

  答案当然是有。

  他从一开始就不信任她,对她怀有敌意,自然要小心翼翼。

  “我陪你去。”姚锦杉听到自己说。

  童芸香顿时笑逐颜开,两眼闪闪发光,即便脸上有胎记,也掩饰不了喜悦和羞涩,这一切都看在他眼底。“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好……”

  “我到外面等。”他有些匆促地跨出房门。

  她喜欢我。

  姚锦杉捂着额头,口中低喃。“不该发现的……”

  原来被人喜欢是多么沉重的事。

  第5章(1)

  这是两人第二次一起出门。

  她很难不去留意到身边的男人,见姚锦杉沉默不语,不禁猜测自己又是哪里惹他不高兴了。“你是不是原本有其他的事要忙?还是不想陪我出来?”

  “为何这么问?”他偏头问道。

  童芸香瞥他一眼,斟酌用词。“因为你看起来……好像有心事。”

  “其实我曾正式拜师,不过很久没见到他老人家,在想最近要不要回苏州一趟。”提到苏州,不免近乡情怯,心情很是复杂,再说他现在回香山帮,会不会造成两位师兄的困扰,让他们以为自己想抢走帮主之位?

  她睁着秀眸看他。“这是为人弟子该做的事,当然应该去,有什么好想的?你总不会在顾虑我吧?”最后故意激他。

  “当然不是。”话才出口,姚锦杉突然觉得这么说会不会太过分。“我的意思是,其中有各种原因……”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