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烟雨之盼君归|第34章

  一口气把话说完,她转身走进垂花门,直接回耳房去了。

  姚锦杉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也深深反省过了,尽管错不全在自己,但自己确实说得太过火了。对女子来说,贞节重于一切,要是不分青红皂白就胡乱指控,有可能会害死一条人命。

  待姚锦杉回到耳房,看了下紧闭的房门,不由得在外头踱着步子,想着要不要敲门,就这样犹豫了快半个时辰,心想男子汉敢做敢当,终于屈起指节,往门板上敲了两下,等待屋里的人回应。

  喀!

  房门打开,童芸香红着眼睛瞪着他。“还有什么事?”

  “你……”他清了下嗓子,要开口道歉有些困难。“你……上回不是在问如何让木雕更加细致完美、刀迹清楚圆滑吗?”

  她一脸困惑,之前问这个男人都不肯说,怎么突然提起?

  姚锦杉撇开俊脸,没有看她,有些别扭地说道:“如果你还想知道的话,我可以告诉你。”

  这是在求和?还是在找台阶下?童芸香突然有所领悟,不管这是不是他表达歉意的方式,聪明的话自己就该抓住这个机会。

  “我当然想知道。”既然他有心道歉,她也就大人大量不计较。

  他这才把目光调回来。“那我就教你好了。”

  “怎么教?”

  “你手上有没有多出来的木头?”

  想到可以学到更高深的技巧,童芸香心情也转好。“当然有,就在屋里,不过我只有松木和樟木。”

  “对初学者和经验不足的人来说,松木和樟木比较容易发挥。”姚锦杉走到窗边的桌子前,看到上头堆满各种刀具,还有好几块木头,便拿起其中一块。“而水曲柳和冷杉木的木纹变化多端,造型起伏也越大。”

  她频频点头。“我奶奶也是这么说的。”

  “还有,刀头越薄越锋利,牢度也越差,开毛胚的刀头可适度的厚一些,才禁得起槌子的敲击;而修光用的刀头可以再薄些,方可将木料刻得光洁……”他拿起几支雕刻刀,为她讲解。“这些是基本,一定要记住。”

  接着,姚锦杉实际做给她看。

  童芸香一脸认真,只要他肯教,当然要全部学起来。

  两人埋首在刀具和木料中,只要聊起最喜欢的木雕,全都忘了时辰,也忘了彼此之间有过的不愉快。

  待娟儿送饭菜过来,看到他们相处融洽,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赶紧去告诉刘氏,刘氏听了相当开心,便又跟丈夫说。

  程承波抚着胡子,转忧为喜。“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就说老爷想太多了,夫妻之间有共同的喜好,一定可以增进双方感情。”刘氏笑道。

  他叹了口气。“如果是这样就好。”他没办法对妻子说出表哥这段婚姻的真相,因为一旦妻子知道,娘也会知道,事情会更麻烦。

  第4章(2)

  接连几天下来,两人聊的话题都离不开木雕,姚锦杉原本打算只教她一、两个绝窍当作赔罪,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这位童家二姑娘的悟性颇高,而且认真好学。要知道,香山帮内有三千多名匠人,皆是男子,还没有遇过哪个女子像她这般专心投注在雕刻上头,一坐就是五、六个时辰,还不喊累。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