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烟雨之盼君归|第27章

  “你又在打什么主意?”姚锦杉不禁疑心大起,不相信她这番话是出自真心,其中必定有诈。

  童芸香失笑。“我会打什么主意?”

  “你何不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她有些挑衅地反问。“难道你没有信心,认为自己办不到?”

  姚锦杉沉下俊脸。“当然不是。”

  “这不就得了。”童芸香扔下这句话,越过他身边,自顾自地回到新房,如今是她一个人的寝房。

  姚锦杉看着已经踏进房门的纤细身影,无论她想玩什么花样,只要会伤害到程家,他就绝不会原谅。

  接下来的日子,为了修复母亲嫁妆里的那座四合院,姚锦杉也开始忙碌起来,虽然屋子的状况勉强可以住人,但有些地方必须加强,才不会发生危险。

  由于程家是做木材生意的,要什么材料都有,剩下的便是交给专门的匠人处理,否则光靠他一个人,恐怕力有未逮。

  “……当然是要请香山帮的匠人前来,只有他们熟悉苏派建筑的工法,才有办法把屋子修复成原来的模样。”

  这天下午,程承波又跟着表哥来到小河直街上这座粉墙黛瓦、沿河而建的四合院,理所当然地道。

  “我也是这么想,只是都过了三十年,以前认识的熟人应该都老了,还有师父他老人家也不知是否尚在人世。”姚锦杉有些感慨。

  “去年我听说蒯老爷子曾进京一趟,可见身子硬朗,他是香山帮帮主,手下有三千多名匠人,要是有个什么万一,咱们总会听到风声。”程承波沉吟了下。“要找人去打听看看吗?”

  “师父就算还活着,也年事已高,暂时不要惊动他老人家,免得吓着了,先请匠人来整修屋子再说。”姚锦杉打算等安定下来后再去跟师父相认,香山帮一定会欢迎他,到时工作也有着落。比起做生意,他更想当个木匠。

  程承波心想这样也好。“想到姑父还在世时,姚家和香山帮交往甚密,但自从你那庶弟当家之后,这些年来几乎恩断义绝,令人不胜唏嘘。”

  他脸色微变。“出了什么事?”

  “你也知道匠人的工资微薄,要维持生计原就不容易,没想到你那庶弟居然用低价请他们制作各种家具、摆饰,再以高价卖给京里的达官显贵,赚取暴利,香山帮也是念在与你爹数十年的交情才接下工作,不过最后实在是忍无可忍,蒯老爷子近几年来已经不再和姚家做生意,姚家的风评也越来越差。”程承波感叹地道。

  姚锦杉听了怒气勃发,咬牙低咆。“他居然做出此等败坏门风之事,如何对得起姚家的列祖列宗!”

  “所以振兴家族声誉的事就得靠你了。”他拍了拍表哥的肩头道。

  “我自认眼光不错,却没想到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姚锦杉不免自嘲,那种遭人背叛的心情,他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他和你是异母兄弟,血浓于水,信任他也是人之常情。”程承波也只能如此安慰。“对了,你跟表嫂相处得如何?”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