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烟雨之盼君归|第26章

  王氏笑容满面地附和夫婿。“你可是半子,当然要关心,等你将来事业有成,咱们走在外头也威风,就听你岳父的话,多在程家老太太面前走动走动,有空就去嘘寒问暖,人心到底是肉做的,到时要她拿银子出来资助,肯定不会有问题。”

  听到这里,姚锦杉放在圈椅扶手上的手掌已经抡成拳状,没有人注意到,只有离他最近的童芸香瞧见,因此在他发难之前,她抢先一步开口。

  “爹、娘!”她倏地站起身,尽管比谁都清楚双亲是什么样的人,不可能奢望他们会在意自己的感受,但她还是觉得痛心和沮丧。“咱们要回去了,请你们多保重。”

  童友春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你这是什么态度?如今嫁了人,心就马上偏向丈夫,不管娘家了?”

  “咱们真是白养你了,将来要是被欺负了,可别跑回来诉苦。”王氏不悦地责备道。

  她深吸口气,打从出嫁那一刻起,她就没想过要依赖娘家。

  “我不会回来诉苦的。”说完,她便迳自往外走,免得眼泪当场溃堤。

  姚锦杉也起身拱手。“告辞。”

  “锦杉,你可要记住我刚刚说的话,在程家老太太身上多花点心思……”童友春还想用岳父的身分压他。

  “我虽然娶了童家的女儿,不代表就会任你们摆布,你们也别想从我身上得到任何好处!”见童友春还在打他的如意算盘,他不得不开口。

  “你……你说的这是什么话?”王氏一手捂着心口道。

  “自然是实话。”姚锦杉低哼一声。“念在你们是长辈的分上,我不想把话说得太难听,不过在我心里,程家人才是我的至亲,谁也别想占他们便宜,将来的事也不劳你们费心。”

  闻言,童友春胀红了脸。“你竟敢……”

  “我言尽于此,告辞。”他不想在童家多待片刻。

  “站住!”童友春大喝。“站住!”

  姚锦杉却是置若罔闻,头也不回地跨出厅门,留下气呼呼的夫妻俩。还以为挑了一个好女婿,结果是赔了女儿又折兵。

  待他们回到程家,童芸香下了轿,这顶轿子是刘氏特地命人雇来,免得她走在路上遭人指指点点,这番体贴和善意令人动容和感谢,跟自己的亲人相比,程家人更为自己着想。

  她瞥了一眼走在前头的高大身影,可以感觉到对方身上的怒气,谁都不敢靠近,尤其是自己,准会被灼伤。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等他们穿过月洞门,回到夫妻暂住的耳房,童芸香不得不打破沉默。至少她必须表明立场,澄清自己不会站在双亲那一边,也不会做出伤害程家人的事。

  姚锦杉回过头,脸上满是嘲弄。“要我说什么?除非你连这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否则应该比我还要清楚,用不着我多说。”

  她瞅着他眼底的鄙夷,心像有针在刺。“我不会替他们辩驳,你也大可不必理会,就算不靠程家资助,我也相信你有办法闯出一片天。”他有那么好的手艺,不怕得不到赏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