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烟雨之盼君归|第22章

  “无情?我是为了拿回我娘的遗物才会娶她,对她没有感情,也无意跟她做一对恩爱夫妻。”姚锦杉冷冷启唇。“她只是占了名分,在我心中只有玉娴。”

  程承波揉着抽痛的太阳穴,心想大概是自己昨晚喝多了。“她已经嫁给你那个庶弟,而且死了那么多年,就算还活着,你们也不可能在一起。”

  “不管怎么说,我都不会碰她一下。”像童家二姑娘这般心机深沉的女子,他得提防才行,免得又被算计。

  闻言,程承波一个头两个大。“可是……”

  “先不说这个,我已经拿回我娘的遗物,幸好房契还完整保留着,你现在就陪我出门一趟。”姚锦杉拉着他就走。

  程承波劝不动表哥,只能拜托妻子过去关心一下,赶紧叫了个奴才过来帮他传话,还没吩咐完,就已经被姚锦杉拖出门。

  新房里,童芸香将写好的信交给程家的婢女,记得婢女早上送饭菜来时说过自己是程家指派来伺候她的。

  “你叫娟儿对吧?这封信就有劳你帮我送到童家,这是一点小意思,真的不多,请别见怪。”

  她塞了十文钱给这名叫做娟儿的婢女,毕竟现在寄住在程家,不是自家奴仆,自然不能任意差遣,必要时施点小惠来收买人心,人家自然乐意为你做事,这也是一种人情世故。

  娟儿一脸惶恐,退后两步。“表少奶奶,奴婢真的不能收!”

  “你不收,我怎么好意思请你帮忙?”童芸香也很坚持。

  “奴婢会帮表少奶奶把信送到,但是真的不能收钱,否则让太太知道,奴婢会被赶出去的。”娟儿将信接过去,福了个身便出去了。

  见对方真的走了,童芸香只好将十文钱收起来,又看向原本摆着黄花梨木雕花四件柜的位置已经空荡荡的,

  想到一早姚锦杉就带了两个奴才将它搬走,生怕她会反悔似的,看来他对自己的印象真的很恶劣。

  童芸香不想再自怨自艾下去,卷起袖子,动手把妆奁推到该摆的位置上,接着打开几口衣箱,将平常会穿的几套袄裙找出来,放在容易拿取的地方,这也是她从小到大养成的习惯,嫁了人也一样,凡事自己动手。

  约莫过了两刻,程承波的妻子刘氏前来探望,主要是听说他们夫妻昨天没有圆房,担心新娘子会想不开,特地来看看。

  “怎么不找人帮忙呢?”刘氏见屋里一团乱,就要出去叫人。

  童芸香轻声制止。“不用了,我一个人整理反倒比较快。呃……我该怎么称呼……应该是表舅母对不对?”

  刘氏干笑一声,她的夫婿是姚锦杉的亲表弟,其实应该叫表弟媳,不过事情的原由不该由自己开口,还是交给他们夫妻私下去说个清楚。“一表三千里,反正都是自家人,怎么称呼都可以。”

  “是。”童芸香柔顺地回道。

  “还有……听说昨晚你们没有同房?”刘氏将她拉到椅子上坐下询问。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