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烟雨之盼君归|第21章

  “明天我再请人把这个四件柜搬到厢房,你就歇着吧。”说完,他捧着母亲的遗物就要离开。

  “你要上哪儿去?”童芸香错愕地问。

  姚锦杉回头,冷冷地回道:“我就睡在隔壁。就算成了亲,你这辈子也别想得到我的人和心。”

  说完,他便跨着大步出去。

  在洞房花烛夜被新郎官丢在新房内,她恐怕是第一个,不过这门亲事打从一开始就不是你情我愿,会有这种结果并不难理解。

  童芸香望着两根大红喜烛,口中轻喃着。“他早就表明心里只有过世的未婚妻,不会再对任何女子动心,我还在期待什么?不过他真的好残忍……不,是我逼他这么残忍的。”

  她只能告诉自己两人不过是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往后各过各的,不要奢望能成为恩爱夫妻,日子就不会太难熬。

  这个想法暂时抚慰了童芸香的心情,一旦安定,人也松懈下来,眼皮开始沉重,于是她脱下嫁衣,上床就寝。

  而在另一头,姚锦杉推开隔壁厢房的门,点燃烛火,才将抱在怀中的物品放在桌上。

  他率先打开首饰盒,映入眼帘的是母亲生前最喜欢的几套饰物,以及翡翠手镯、金嵌珊瑚珠翠镯和一支翠玉步摇,他眼眶泛红,等到勉强忍住思母之情,才将它们搁在一旁,从纸袋中拿出一张房契还有银票,一共有二百两。这些都是当年外祖父母帮母亲置办的嫁妆,想不到时隔三十年,只有些微泛黄,并没有遭到虫蛀,而且字迹也清晰可辨。

  “一定是娘在保佑我……”他哽声喃道。

  虽然程家待他极好,视他为家人,他却不想寄人篱下,他再次拿起房契,上头的地址写着杭州,是一座坐北朝南,带有天井、共三间正房、左右各有一间耳房的四合院。

  他在心里盘算着明天就去看看,这么多年没有人居住,需要整修的地方肯定不少。

  这时程家的奴才来请他出去敬酒,姚锦杉才将它们收妥,差点忘了今天是他成亲的日子。

  姚锦杉到前头只喝了几杯,其他的都被程家父子挡了下来,直说新郎官要是喝醉,新娘子可就太可怜了。

  在众人的调笑声中,他好不容易得以脱身,踏着微醺的步伐穿过月洞门,来到耳房,瞥了隔壁的新房一眼。他和这位童家二姑娘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全是对方一手造成的,怨不得自己。

  他走进厢房,不到一会儿,便熄烛火了。

  比起正厅的喧闹,耳房没有半点喜气,只有一片冷清。

  第3章(2)

  第二天,因为派去伺候的婢女发现新房内只有新娘子一个人在,不见新郎官的踪影,连忙跑去告诉夫人,程承波才从妻子口中得知昨晚两人没有同房。

  他大吃一惊,马上找人把表哥请到偏厅。

  “你昨晚真的没有睡在新房?”

  姚锦杉没有回答,就当是默认了。

  “虽然你是逼不得已才娶她,但这么做也太无情了。”既然成了亲,程承波总希望他们能好好地过日子。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