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烟雨之盼君归|第15章

  “既然这样,只好跟对方当面说清楚。”童芸香打算亲自回绝。“不过爹娘不准我出门,得瞒着府里的人才行。”

  “这件事就交给我,我也会陪二姑娘走一趟。”敏姑回道。

  之后又经过几次书信往来,终于敲定见面的日子。

  这天,童芸香在敏姑的陪同下,来到位于清吟街上的程家,程家还很周到的安排轿子从大门进去,直接来到通往内院的垂花门外头,好避开外人的目光,让她免于尴尬。

  程承波听说客人已经到了,便出来迎接。虽然早就听闻这位童家二姑娘脸上有块胎记,也因为它,婚事一拖再拖,但是亲眼见到穿着藕荷色袄裙的纤弱身子从轿子里下来,还是不由得愣了下,他连忙转开目光,不便直视对方的脸,心中忍不住怜惜。

  “见过程世伯。”童芸香福了个身。

  他神情一整。“家母身子微恙,就由我来招呼贤侄女,勿见怪。”

  “程世伯客气了。”她抬起脸,并不避讳让胎记曝露在外人眼中。

  见童芸香态度从容,一点都不畏缩,程承波心想不愧是童家老太太亲自调教出来的孙女。

  “请进!”他比了手势道。

  三人走进垂花门,来到正厅,屋里的姚锦杉见他们进来,立刻起身,神色急切地朝童芸香这一头望过来。

  就是这名男子要见她吗?

  只见对方身材高大、五官英俊清朗,堪称一表人才,当黝黑的目光扫过自己脸上的胎记,眼底只是闪过一抹讶异便恢复正常,并没有跟其他人一样露出嫌弃,或者急欲掩饰脸上的厌恶之色,她心想,这真是个善良体贴的好人,今天答应跟他见面的决定是对的,一颗心才安稳地落下。

  “贤侄女,这位是姚锦衫,是我的……表外甥。”程承波只能这么跟外人介绍,要是说表哥,打死也没人会信。“锦杉,她便是童家二姑娘。”

  童芸香福身见礼。“姚公子。”

  “二姑娘。”姚锦杉拱手为礼。

  虽然已经事先听表弟提起过,但他没想到对方的这块胎记盘踞整张左脸,活像有人用沾了鲜血的毫笔在这位童家二姑娘脸上绘出一朵血花,看来触目惊心,但又有种异样的艳丽。

  当他接触到对方的目光,并没有预期中的自卑和怯懦,不知怎么的,他有一种感觉——想要顺利取回母亲的遗物,会比想像中还要困难。

  第3章(1)

  双方都落坐后,姚锦杉拱了下手。“今日冒昧请二姑娘前来,只是希望拿回母亲遗物,这也是身为人子的责任,还请二姑娘成全。”

  “姚公子有这份孝心,我本该成全,但它同样也是祖母生前为我准备的嫁妆,绝不能卖。”童芸香有礼地回绝。

  他攒起眉心。“君子有成人之美,还请二姑娘重新考虑。”

  童芸香嗓音柔细,却很坚持。“我并非君子,还请姚公子见谅。”

  “二姑娘真的不肯割爱?”姚锦杉沉下俊脸。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