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烟雨之盼君归|第11章

  听么女这么问,王氏这才收起笑意,瞟了次女一眼,态度显得有些冷淡。“是有关你的婚事。”

  “我的婚事?”童芸香愣怔了下,跟三妹的美貌相反,她以貌丑出名,全杭州大概找不到一个男人肯娶。

  “我跟你爹商量过了,虽然王半仙说你这辈子不会有姻缘,但你都十八了,再不出嫁,玉绣的婚事也会跟着拖延,总不能姊姊未嫁,妹妹就急着出阁,传出去总是不大好听,所以我们决定把择婿的条件放宽,不求门当户对,只要家世清白,就算是当续弦也无妨。咱们也决定不收聘礼,这样一来,总该会有人上门提亲。”她冷冰冰地施舍次女一眼。“我刚刚已经交代赵媒婆,希望一个月内把这件事解决,早日了却一桩心事。”

  听完,童芸香心底一阵难受,这算什么?“娘……”

  王氏横睨一眼,阻止她说下去。“这也是为你好,你总不能一辈子留在家里,整天关在房里雕那些卖不了多少银子的东西,还不如快点嫁人,等到孩子出生,下半辈子有了依靠才有保障。”

  “可是……”童芸香并不在意能否嫁得出去,但是父母的态度令她心寒,这根本比贱价求售还要屈辱。

  她就这么不值吗?

  “二姊刚刚不是才答应过人家会尽快把自己嫁出去?那二姊的眼光就不要太高,有人愿意娶就应该感谢月老帮忙牵红线,不然再拖下去只会闹笑话。”童玉绣用天真无邪的口吻说着伤人的言语。

  童芸香看着三妹,知道她不是故意把话说得这么难听,而是不晓得这么说会有多伤人。“我知道了,全凭爹娘作主。”

  说完,她转身夺门而出。

  嫁就嫁吧!反正她从来不曾奢望过会遇到一个愿意懂她、也会珍惜她的男子,既然如此,嫁给谁都一样!

  虽然这么想,但还是不免觉得委屈。

  她一直跑、一直跑,最后跑到荷园,想起祖母还在世时,就是在这儿传授她雕刻的手艺,那段时光多么美好。

  “奶奶——”童芸香对着四周哭喊。

  在所有亲人当中,只有祖母不会在意她的胎记,总是用怜惜的眼神安慰她。

  她该怎么办?难道就只能任人称斤论两吗?

  如果是奶奶,一定不会自暴自弃,她老人家常说,自己因为是女孩儿家,不能跟父亲一样当木匠,但她还是没有放弃木雕的兴趣,努力钻研,精细的手艺获得许多贵族女眷青睐,甚至连宫里的娘娘都喜欢,所以也希望自己的孙女不要灰心丧志,要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童芸香收起泪水,就算哭死也无法改变双亲的决定,她应该找出一条活路。

  偏偏前面是死巷,后面是悬崖,她根本无路可走。

  “二姑娘?”这时有人从屋里走了出来。

  闻声,童芸香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再度溃堤,扑进对方的怀中。“敏姑!”

  这名老妇几乎服侍了祖母一辈子,据说年轻时曾订过亲,不过未婚夫在大喜之日前两天因为修理屋顶,不慎掉下来摔死,便守寡至今,童家人看在她伺候老太太这么多年的情分上,又无其他亲人可以投靠,便让她守着这座荷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