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烟雨之盼君归|第9章

  不过一眨眼工夫就把人给跟丢了,回去无法交代,奴才自然心急如焚,赶紧来来回回地寻找。

  躲在隐蔽处的姚锦杉见对方往另一头跑去,便朝反方向离开,才走没几步,他突然灵机一动,雇了一顶轿子,刚起轿没多久,正好和那名奴才擦身而过,也顺利地离开苏州。

  爹,请恕孩儿不孝,等我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才有脸到坟前跟您请罪。姚锦杉在心中这么发誓。

  第2章(1)

  她正在作梦。

  打从出生到现在,童芸香天天都作着同样的梦,随着年龄增长,梦境也越来越清晰,这种现象到底是好还是坏,她并不大清楚,只是最初还会恐惧不安,此刻已经能用平常心看待。

  “我诅咒你……下辈子有一张丑到见不得人的脸……”

  最近她终于得以看清梦中少妇的长相,清秀的五官上布满妒忌等复杂的情绪,用恶毒的口吻诅咒自己,让她强烈地感受到对方有多么痛恨她。

  童芸香注视对方,张开唇瓣,想要出声叫唤,不知怎么的,她就是有一种感觉,这名少妇是自己认识的人。

  记得她叫……叫……只差一点点,就可以想起来了……

  “二姊、二姊!”

  她感觉到有人在叫她,身子被用力摇晃着。

  “嗯……”童芸香蹙了下眉心,从梦中醒来,微微掀开眼皮,瞅着坐在床沿的三妹,脑袋还没有完全清醒。“怎么了?”

  童玉绣一脸没好气。“还怎么了?都快午时了,二姊怎么还在睡?”

  “快午时了?”她心头一惊,连忙坐起身,才发现自己连身上的袄裙都没脱就和衣躺下。“大概是昨天很晚才就寝,所以睡过头了。”

  “又是为了这些木雕?”童玉绣看着二姊下床盥洗,走到窗前的案桌旁,只见上头堆了不少木屑,还摆着圆刀、斜刀、平刀和三角刀等等工具,另外还有几只已经完成的作品,有小马、小猪和小鸟。

  坐在镜台前梳发的童芸香随口回道:“因为有客人急着要,所以就熬夜赶一下。”

  她之所以有这么好的手艺,全是祖母手把手亲自教出来的,只要沉溺在雕刻里,再多的烦恼都能抛诸脑后,何况卖了钱之后,也可以捐给“郭氏义庄”,帮助一些离乡在外的游子,让他们死后能返乡安葬,还有一些是无人认领的遗体,不得不先安置在义庄,等到有人捐棺助葬,才能入土为安。

  “二姊就是喜欢做这些东西,才会让娘不高兴,还不如跟我一样学习琴棋书画,也不怕找不到好婆家。”童玉绣拿起造型可爱的小鸟木雕,左看右看,还是不觉得有趣,便将它扔回桌上。“雕这些到底有什么好,把手都弄粗了。”

  “别用扔的!”童芸香轻斥一声,看到自己的心血结晶被人看轻,自然不大高兴。

  无端挨了骂,童玉绣鼓了鼓颊,不开心地踱到一旁。

  童芸香将身子转回正面,睇着铜镜内映出的自己,左边脸颊上有块红色胎记,形状宛如一朵染上鲜血的花,既妖艳,也令人恶心。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