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烟雨之盼君归|第5章

  “当然在,里头的摆设也没有动过,还是跟大哥出门那天一模一样,我每个月都会命人打扫干净,虽然大家都说这么多年过去了,恐怕是凶多吉少,但我内心还是盼望大哥有一天会回来。”为了让所有人知道他有多么思念兄长,他还特地保留,做做样子,想不到大哥还真的回来了。

  “好。”听庶弟这么说,他不禁备感窝心。

  于是,姚锦杉一脸疲惫地再度踏进从小住到大的寝房,面对自己最熟悉的环境,人也跟着放松下来。

  过了半天,几个奴才才提了热水来给他梳洗,又送来热腾腾的饭菜和全新衣物。因为老爷并没有说明对方的身分,却让他住进这间寝房,都好奇地多看一眼。

  姚锦杉横睨一眼。“你们可以下去了。”

  “呃,是。”几个奴才赶紧退出去。

  姚锦杉梳洗完毕,也填饱肚子后,便躺在床上,才一沾枕就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他被雨声吵醒。

  “下雨了吗?”姚锦杉翻身下床,伸手推开窗户,果真下雨了,而且外头一片漆黑。“原来已经是晚上了,我睡了这么久……阿顺!”

  他习惯性的喊了一声,这才想到当年伺候自己的小厮应该早就不在府里,之前见到的都是一些没看过的生面孔。他关上窗户,既然睡不着,不如去找锦柏说说话,就像过去一样,兄弟俩时常泡壶茶、秉烛夜谈。

  这漫长的岁月一定发生了许多他不知道的事,他要想一想往后的路该怎么走。

  “来人!”他叫了好几声,才见到一个奴才慢吞吞地过来。

  姚锦杉跟奴才要了把伞。“你家老爷住哪个院子?”

  “老爷和已经过世的太太自然是住在东院。”奴才打着呵欠回道。

  “没你的事了。”想不到弟妹竟已经不在人世,无缘见上一面,只能感到遗憾。“对了,现在是什么时辰?”

  奴才想了一下。“应该是亥时。”

  “下去吧。”姚锦杉觉得府里的奴仆散漫无礼,得要好好管一管。

  待奴才转身离开,他撑起油纸伞,走出从小住到大的南院,直接往双亲生前居住的东院而去。想到明天以后见了亲朋好友,看到自己这副模样,恐怕也不会相信他是众人以为早在三十年前就应该死去的姚家大少爷,何况这么多年都是庶弟撑起这个家,要他将一切归还,又有些说不过去。

  “菩萨真给我出了个大难题……”他迷惘地喃道。

  待他熟门熟路的来到东院,收起油纸伞,走向寝房,就见屋里透着烛光,他正要敲门,却听到里头传来说话声。“……天底下怎么可能有这种事?爹真的确定那个男人是伯父?”姚敬平不敢置信地嚷道。

  姚敬真也同意兄长的看法。“会不会只是长得像?”

  “他确实是你们的伯父没错。”姚锦柏十分肯定的对儿子们说。

  第1章(2)

  听见房内的简短对话,姚锦杉想应该是庶弟和他的两个儿子,以锦柏现在的岁数,有子女承欢膝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姚家有后他更应该高兴才是。就在他犹豫着是否要进去打扰,还是先回房去,有话等明天再说时,接下来的内容,让他瞬间全身僵硬。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