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龙虾|第2章

上,秦淮面无表情的回头,看到了一脸笑眯眯打量着自己的某人。

  “文之兮。”秦淮心情略有好转,眯起眼睛看着自己的好友:“你他妈……打断了老子反社会举动的酝酿过程。”

  “这不是挺好的,为党为国家。”文之兮贼兮兮的笑了笑:“奴家这可是专门的为了追随秦公子的身影自贬离京了,公子不欢迎我吗?”

  “你这话就拿着骗我妈吧,还真以为我跟我妈一样好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德行,你张个嘴我都能知道你今天用了什么口味的牙膏,谁知道你回高一是打的什么算盘!”秦淮毫不留情的踢了他一脚,文之兮灵活的一扭,闪了开去。

  “那不废话吗,别人一张嘴你也能闻出来。”文之兮笑嘻嘻的说。

  “谁闲着没事闻人牙膏味。”秦淮说。

  文之兮是秦淮关系最铁的发小。

  当年他们还小的时候和其他朋友住在一个大院里,一伙小混球在大院里横行霸道作威作福狐假虎威狼狈为奸……总之做尽了现在回想起傻不拉几的蠢事,而文之兮得被排上其中最活跃的一位。只是没想到到最后这一拨新时代的败类、祖国的杂草们长大后当律师的当律师,当官的当官,全都迫不及待的去做正经事。但是文之兮是最令人意想不到的,竟然混了个老师当了起来,以至于每次他们几个聚会,大家都要关心关心被文之兮教过的学生,生怕出了什么不可挽回的错误。

  最不让人意外的却是秦淮,他从小就被秦妈妈耳提面命要做老师,所以他大学刚毕业就去当老师了,这倒不让人意外。然而本来秦淮是在自己大学所在的城市当的老师,后来却发生了一些不可挽回的事情,他没有别的选择,只好回到家乡来。但是他还没在家修生养息多久,就被秦爸爸轰出了家门去找工作,好巧不巧他应聘的学校正好就是文之兮所在的高中。于是听到自己好友将至消息的文之兮立刻对秦妈妈拍拍胸脯,保证从头到脚全全面面的照顾好秦淮,从秦妈妈那里骗来了不少大闸蟹。

  秦淮本来以为他真的就是为了大闸蟹,没想到他竟然干脆申请调回高一,真不知道心里到底在盘算些什么玩意儿。

  难怪刚才秦淮刚一进办公室他就能立刻赶了过来打听消息。

  “哎!说点别的!”文之兮凑到秦淮身边,神秘兮兮的问,完全没有分离多年的疏离感:“听说你今天刚上任就被教导主任抓了,是怎么回事啊?”

  提到这个话题,秦淮刚降下去的火气立刻又有回升的趋向。

  “哎我说,你他妈的能不能有话直说,别摆这幅臭脸,给谁看呢,” 文之兮嫌弃的看了眼秦淮的臭脸,“老子是你哥们儿,又不是你老公。”

  “就你嘴快,什么话都敢说,”秦淮一巴掌抽到他脑门上,他就立刻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狐狸脸,秦淮脸色很不好的开口说:“今天有一王八羔子……”

  文之兮:“……前方高能预警。”

  “滚你丫的!”秦淮终于忍不住,笑骂了他一句,才接着说道:“有个混蛋真他妈的嘴欠。”

  “咋了?”

  “跟老子说他讨厌语文,如果可以,他就把我所有的课都改成自习课,然后我就可以回家待着了,多好。”秦淮火气已经被文之兮折腾的全熄了,这会也没有当时那么冲动的感觉,一副看透人间的超凡脱俗模样,但是又补充了一句:“我都准备好打火机了。”

  “我的妈呀……”文之兮捂住胸口,惋惜非常的看着秦淮:“那,那他现在还活着吗?”

  “那不废话吗?!”秦淮叹了口气:“他要不活着我能气到现在吗?!”

  “那你准备怎么办?放暗箭,还是明着揍,”文之兮忍不住笑了起来,“到底是谁啊?真难得看你吃瘪,整天就一副我最牛逼的欠样儿。”

  秦淮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直看得文之兮背后发寒,才缓缓开口吐了出来两个字:“荆江。”

  文之兮瞬间:“……”

  秦淮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文之兮继续:“……”

  秦淮怒道:“给老子滚!你他妈的什么破反应!?”

  文之兮立刻作如丧考妣状:“秦公子缘何如此凶残,莫不是不念那往日旧情?”

  秦淮一巴掌拍过去,把人拍回了正常模式:“别他妈的给老子模糊问题核心,企图蒙蔽人民群众的双眼的人,都是社会主义的路障,是社会的毒瘤!”

  “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你赶紧闭嘴,思想这么端正怎么不去教思想品德!” 文之兮摸了摸脑袋。

  “思想品德……”秦淮立刻蔫吧蔫吧像脱水的蔬菜一样的缩回椅子里,双目无神的喃喃道:“啊……思想品德。”

  “好吧,求你了,别再说思想品德两个字了。“文之兮揉了揉抽搐的心脏。

  “明明是四个字。”

  “咱那个时候不都是叫政治吗?”文之兮把他从椅子里揪了出来,“快快,振作起来!祖国花朵的耕耘者!知识的搬运工!快快,我给你讲那个荆江的事啊。”

  “老子差点忘了,快讲快讲,”秦淮一个鲤鱼打挺,从椅子里吸水膨胀回来,“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今天摸清了他的底细,明天太平间里就可以多出来一具即将为祖国医学事业做出巨大贡献的无名尸体。”

  “……”文之兮摸了摸鼻子:“你能不能把‘差点忘了’改成‘差点想起来’,然后咱们按你的话继续走下去,还能愉悦的共同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给你三秒钟的时间,1……3。”

  “妈的,要不要脸。好吧,你刚来,可能没听说过荆江这个人。” 文之兮巴拉巴拉迅速从嘴里秃噜出来一大串子话。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