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宝宝爹地要听话|第307节

  威廉斯和威廉姆知道这次的事情可能会有些严重了,所以赶紧的让人去准备飞机,一家人就赶紧的过去了,准备处理一下这个事情。

  “老大,威廉家族的人现在应该在路上了,这次,我们会不会太过分了?”黄毛估摸着时间,也去给苏良煦复命了,苏良煦在文件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再把笔帽给盖上了。

  “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景芸呢?”苏良煦非常的冷静,这种事情,是在能力问题,如果想要陷害别人。自己没有一定的能力,反而被别人陷害的话,那人家应该是属于正当防卫。

  “嫂子应该已经回去了吧,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那我先出去了。”黄毛看到苏良煦气定神闲的样子,就知道他的心里已经有了对策,所以,也就跟着冷静了下来,黄毛之所以担心是因为现在他们有很大一部分的业务是选择在M国开展的,所以,如果要是跟他们之间闹了矛盾的话,一些问题是很不好处理的,他当时没有考虑那么多,但是现在回过头来想一想,中间还有那么多的问题。

  不过现在,苏良煦既然已经表态了,那么就代表着这件事情,他做的没有错,所以那颗悬着的心也就渐渐的放下了,苏良煦本身就是有这种魄力,能够让人不自觉的信服。

  威廉斯和威廉姆上门是在晚上的时候,他们也是被逼着过来的,家里的两个人闹腾的太厉害,而且,再加上贝比的添油加醋,被闹得不行,两个人只能是过来,了解一下情况,想听一下苏良煦这边的说法。

  苏良煦和顾景芸正在吃饭,苏良煦倒是比较冷静的已经知道他们会过来,但是顾景芸倒是没有料到,放下了筷子,苏良煦不为所动,给顾景芸夹了她最爱吃的水晶包,放在了盘子里,“赶紧吃饭,看什么呢。”苏良煦提醒道。

  “你们吃饭了吗?坐下来一起吃吧,有什么事情等我太太吃完饭再说。”苏良煦跟顾景芸说完话继续跟威廉斯和威廉姆说话。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苏良煦就已经让人拿了餐具上来,两个人也就顺势坐下了,路上折腾了那么长时间,再加上过来了之后也没有来得及吃饭,反而是被贝比拉着一直哭,有些烦躁,所以。两个人这个时候也有些饿了。

  而晚餐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威廉夫妇带着贝比过来了,这个时候,贝比没有化妆,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憔悴,但是一双眼睛却是紧紧的盯着苏良煦,然后又转到了两个哥哥的身上,气氛突然变的有些奇怪,威廉斯和威廉姆没想到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居然会过来,一瞬间,就缓慢了动作,然后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可了。

  “我让你们过来不是蹭吃蹭喝的,你们难道不知道是要干什么吗?你妹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们竟然还有心思跟这些伤害你妹妹的人一起吃饭,威廉斯,威廉姆,从小的家庭教育就是这样的吗?”威廉太太说道,有些气急败坏。

  “妈咪,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先别这么激动,等苏先生和苏太太把饭吃完了我们再说这个事情,好吗?”威廉姆站了起来,说道,“打扰人家吃饭是不太好的行为。”

  “什么不好的行为,这个贱人把你妹妹伤害成了这样,现在整个网络上传的都是你妹妹的视频还有照片,你难道不替你妹妹着急,伤心吗?”威廉太太现在已经是口不择言,甚至开始辱骂顾景芸,顾景芸的形象经过贝比的描述已经在威廉夫人的眼里成了那种下三滥的贱女人了。

  “妈咪,你怎么说话呢?注意你的用词。”威廉斯有些动怒了,事情什么都没有清楚呢,但是两个人坚定的认为是顾景芸陷害了贝比,并且在贝比的描述里,成了苏良煦喜欢的人是她,然后被顾景芸知道了,所以这才让人侮辱了她。

  “少爷,对不起,对不起,他们……他们直接闯了进来,我们没看到……以为是您认识的人。”门外冲进来一群人,是刚刚守在外面的,当时看着他们开的是威廉姆的车,威廉姆之前来过几次,所以有记录,可是没想到里面传来了声音,他们就赶紧的进来了。

  苏良煦摆了摆手,优雅的放下了筷子,丝毫没有理会他们,“吃完了吗?要不要带你出去吃?这里太吵了。”苏良煦跟顾景芸说道,眼神里满满的宠溺。

  顾景芸擦了擦嘴巴,“我已经吃完了,要不然还是先处理这里的事情吧。”顾景芸说道,其实心里也是有一些担忧的,但是并没有后悔什么的,她没有做错什么,是贝比想要陷害她在先,如果今天要是她被算计了呢?

  苏良煦点了点头,让人把桌子上的东西给撤了下去,“这位太太。您刚才说的话我不太明白,麻烦您再说一遍。”苏良煦对着威廉太太说道,脸上虽然是笑着的,但是仔细的看着他的眼睛,会发现没有任何的笑意,反而是冰冷的一片。

  “你……你……你怎么可能会不明白,明明就是这个女人让人干的,你能不知道?我不管,现在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要不然的话,我们威廉家可是不会这么简单的就放过这个女人的。”威廉夫人说道,长长的指甲上染着红色,指着顾景芸。

  “说法?如果要是说法的话我还真的是要跟威廉太太讨教一下。”苏良煦停顿了一下,然后缓缓的走到了顾景芸的身后,一只手放在她的肩头。

第八百二十章

无所谓的辩驳

  “令千金安排人试图对我的妻子不轨,导致我的妻子心情受损,郁郁寡欢,无心听课,不仅是在身体上,更是在心理上都遭受了一定的挫伤,另外,今日晚餐时刻,你们突然闯进来打扰了我们吃饭的时间,这又是另一笔损失,如果按照法律来讲的话,我可以告你们非法入侵。”苏良煦说道。

  威廉夫人听得懂苏良煦说的什么,但是,没想到他会这么的强词夺理,一时之间竟然也说不出话来。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苏良煦,“你……你……”

  威廉先生则是比较冷静,“苏先生,我们非常感谢在上次的事情中,您对我们的帮助,但是这次,虽然我的女儿有了不正当的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