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市井福女|第84节

  见是沈玉楼,卫三娘笑着招呼道:“玉楼,可吃了?一起坐下来吃一些吧。”

  沈玉楼一应穿戴还是如从前一样,他笑着应了卫三娘一声,这才走到朱福跟前去:“福儿,现在可得空?我有话与你说。”

  朱福望了他一会儿,回头跟自己母亲说了几句,然后拉着沈玉楼出去说话了。

☆、第121章

  天气还早得很,圆乎乎红彤彤的太阳才将悄悄醒来,颇为懒散地挂在东方,四周朝阳漂亮绮丽,衬得整个天地间似是镀上一层金色。街道两旁的小吃摊子渐渐多了起来,吆喝声也越来越多,沉睡的早晨,似只是瞬间,就醒了。

  朱福打小就喜欢吃馄饨,见摆摊子的馄饨王也开工了,就拉着沈玉楼坐了下来。

  “王伯,来两碗,一碗多辣椒,一碗清淡些。”朱福坐下来后,笑嘻嘻地跟馄饨王打招呼,两个月来,她成日在京城里跑,几乎跟全京城整个底层百姓都混熟了,摊煎饼的煎饼李,卖豆腐的豆腐西施……她为人热情,大家也都喜欢她。

  馄饨老王见又是这小姑娘,长满褶子的脸上立即堆出笑容来,将个洗得发白的布巾往肩上一搭,吆喝起来:“两碗混沌,一碗多放辣椒,一碗清淡。”他的吆喝声带着特殊的声调,跟唱歌似的,特别好听。

  朱福伸手扯了扯坐在对面沈玉楼的袖子,挑眉道:“怎么……过了两个月少爷的好日子,就吃不惯路边摊子小吃了?”

  沈玉楼根本没有这个意思,听她这样说,倒是笑了起来。

  “你能吃的,我都能吃。你吃不得的苦,我也能吃。”他白净如玉的面庞在暖黄色朝阳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柔和秀美,“阿福,我今天来找你,就是为着你之前说的那件事情。”说罢,他低头,从腰间抽出几张银票来,递送到朱福跟前道,“你与其跟谢子瞻那个不靠谱的家伙合伙,倒不如跟我,左右以后都是一家人,怎么样?”

  朱福微微垂着眼眸,瞅了瞅那几张银票,想着该是有几百两吧。

  是有些心动了,可还是矜持着矫情,嘴巴噘了噘道:“你的钱从哪儿来的?我听谢三爷说,像你们这样的少爷,既未娶妻又未及弱冠的,每日都是靠着月钱过活的。身上穿的衣裳,都是从公中走的,你才回沈家多久啊,怎么会有这么多银子?”

  沈玉楼笑着将钱塞进朱福手中,这才正襟危坐道:“虽然如此,但是每家的情况也是不一样的,老太太跟父亲为了补偿我,就先给了我几间铺子。你以为这些日子我都在做什么?自当是给你筹银子。”

  “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目的。”朱福心里是乐开了花,却还嘴硬,忽然惊道,“不会这就是聘礼吧?”

  “我人都是你的了,以后还不什么都是你的?”沈玉楼一本正经说,“我的都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这样总行了吧?”

  朱福难得矫情地扯皮一回,总之心中是开心的,有了银子后,她胃口也好起来,一口气连着吃了三碗混沌。

  老王惊道:“嚯!这丫头,瞧着没有几两肉,吃得倒是不少。”

  “不会少你银子的。”朱福抹了把嘴,掏了铜板递给老王,笑眯眯道,“老王做的馄饨越发好吃了,以后一定常来吃。”将银票藏了起来,又抬头对馄饨老王道,“对了,改明我开了饭馆,你来吃饭,我给你折扣。”

  说罢,也不等老王回应,只笑着便拖走了沈玉楼。

  老王看着朱福背影,跟自己家老婆子道:“这女孩子,倒是跟一般人家的不一样,瞧着就像是能闯能干的。”

  邻摊的一个妇人道:“你不晓得她啊,她可不是什么小孩子,是福记的老板。”

  “福记?”一排摆摊子的人都议论开了,“我吃过福记的糕点,那味道,真是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

  *

  沈玉楼前脚才将钱送来,后脚谢逸兄弟赶到了福记来。

  朱福正在铺子里忙,一头一脸的汗,抬头见到谢家兄弟,一呆,继而笑着问道:“两位爷,可是来买鸡蛋糕的?大家都这么熟悉了,若是需要的话,支个人来说一声,我会叫店里的伙计给你们送过去的。”

  谢逸昂首道:“不是为着这个,是旁的事情。”

  谢通扫了他一眼,他即刻闭嘴了,谢通这才道:“福姑娘,你的事情子瞻回来都跟我说了,他的确是没有钱,不过,我有。”说罢,从袖中掏出一千两银票来,递给朱福道,“这里是一千两银票,福姑娘可以随时去钱庄兑换,若是还有旁的需求的话,也可以来找我。”

  朱福倒是有些尴尬起来,这谢逸跟谢通不一样,她能跟谢逸合作,却是不能与谢通合作。至于为什么……反正她心胸的确是坦荡的,只是……想了想,朱福首先向谢通致了谢意,继而又道:“之前的确缺钱,所以就冒昧跟谢三爷提了,后来谢三爷说了没钱,又这么久没有消息,我便死了心,可没有想到……”她十分抱歉地笑了笑,“现在钱已经凑齐了,多谢谢大爷的好意。”

  谢通原以为自己这是雪中送炭,兴冲冲的满怀好意地将钱送来,原以为会瞧见她无助中忽然多出来一抹灿烂笑容的样子。却没有想到,她根本就不需要,还委婉拒绝了。谢通颇为尴尬,愣了会儿子,才缓缓收回手来。

  “原来已经有人帮了福姑娘了。”谢通点头道,“很好,只要阿福姑娘解了困就好。”

  他素来只会清冷着一张面孔,此刻这种情况下,他虽然内心有如刀剜一般,可面上却依旧云淡风轻。转眸左右瞧了瞧,见这点心铺子在京城不过才开业两个月,竟然生意已经这般红火了,也是欣慰道:“福姑娘乃是女中豪杰,男儿能够做的事情,姑娘也必然能够做得到。这样吧,既然我银子已经拿来了,而瞧着福记生意实在红火,想必福姑娘不久就要在京城开第二家福记了。将来总归是会有用到钱的地方,这一千两银票,借给姑娘。”

  “这……”见他如此,朱福倒是不忍心再拒绝,只望着谢逸。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