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市井福女|第81节

  “你说的没错。”谢逸轻轻点头,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喝了之后又道,“只是,瑛列侯世子倒也不是真的膝下无子,玉楼,在二十年前,沈家老太太赶出一位世子爷身边的奴婢,那个时候,那个女子已经怀有身孕。如今世子夫人偶然得知世子爷竟然有私生子在世,一怒之下,便暗中命杀手解决那个儿子。”

  朱福也是听明白了,道:“难道沈大哥是……京中贵人之后?”

  “没错。”谢逸冲朱福点头,而后又望向沈玉楼道,“世子夫人想要暗中谋杀你的事情,已经叫老侯爷跟世子爷知晓了,如今沈家正派人前往松阳县的路上。我得知此消息,可是连夜快马加鞭赶来的,到现在连一口饱饭都没有吃呢。”

  最后这句话,他是望着朱福说的。

  朱福见都到这种时候了,竟然还有心情说笑,不由狠狠瞪他一眼。

  谢逸见沈玉楼并没有受很大的刺激,也就放下心来,故而也有些心思开玩笑了。

  “玉楼,我也终于知道为何你娘一直不同意你跟阿福姑娘在一起了,看来,她是想在你高中之后,再将这件事情告诉你。”谢逸分析道,“你是侯门贵公子,阿福姑娘只是市井小百姓,所以你娘只希望你将她当妹妹待,当媳妇,她就要反对了。”

  沈玉楼站起身子来,冷着脸道:“别说是侯门公子,便是皇子又如何?什么阻止不了我娶阿福的心。”他望向朱福,朝她伸出手来道,“阿福,只要你想嫁给我,我就可以什么都不要。”

  朱福心中所受到的冲击绝对不比沈玉楼的少,以前他只是自身优秀,两人还能算是门当户对。可如今,他连家世都这般耀眼,在这等级森严的封建王朝,一个侯府贵公子、又是有本事有出息的,家族如何会允许他娶一个从小就在外面野的姑娘?

  这不是她愿不愿意的事情,想要冲破封建礼教的约束,谈何容易。

  “玉楼哥哥……”朱福轻轻唤一声,继而也跟着缓缓站起身子来,慢慢抬眸对上他清润明亮的眼眸,“你会认祖归宗吗?”

  *

  而此时,沈家门前停下一辆十分豪华的马车,从马车上走下一个穿戴华丽的中年妇人。中年妇人身旁还跟着两个穿戴华丽、模样娇俏的妙龄女郎,马车一前一后都有骑马的人跟着,那些骑在马上的人皆是穿着一样的衣服,一样的表情,约摸有十来个人,个个都冷着一张面孔,面上没什么表情。

  这松阳县突然从天而降这等华贵之人,自当引起不少人的兴趣来,老百姓们都站在沈家门外,伸手指指点点的,口中还小声议论着什么。

  沈大娘母女正在院子中的厨房准备晚饭,沈大娘抬头看了看外面天色,见时间不早了,转头对沈玉珠道:“你去寻你哥去,不晓得人又跑哪儿去了。”说罢,她脸色又十分不好起来,气道,“这眼瞧着就要会考了,他倒是不急,成日书也不晓得看,只跟那阿福混在一起,没得将来毁了自个儿前程。”

  “娘,我哥多聪明啊,你就放心吧。”沈玉珠嘿嘿笑了两声,将手在系在腰间的围裙上擦了擦,而后转身出去,却惊住了,叫道,“娘,你快出来,家里来了这么些人。”

  “什么事情啊,大呼小叫的。”沈大娘闻声走出去,待见到老熟人的时候,她愣住了。

  “红姑,别来无恙啊。”那中年妇人身子笔挺立在庭院中,面上笑容恰到好处,那精锐的眼眸上下看了沈大娘一眼,继而又道,“红姑,二十年没见了,没有想到,你的变化竟然这么大。你瞧你,都老了多少岁了,哪里还有年轻时候的半点姿色啊。”

  “你……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这么说我娘!我娘年轻的时候美,现在也美!”沈玉珠气得跳脚,随即就挽起袖子。

  沈大娘严肃道:“玉珠,不得无礼。”又对那中年妇人道,“谁派你来的?”

  那中年妇人笑道:“红姑,想当年,你我怎么也算是姐妹一场。如今久别重逢,难道咱们俩就站在这里说话吗?至少得请我进屋去喝杯茶水吧?”

  沈大娘侧头对沈玉珠道:“玉珠,你去烧水,泡壶茶来。”

  *

  那位中年妇人叫平娘,曾经跟沈大娘一样,是伺候在沈老太太身边的大丫头。

  后来因为沈大娘做事认真细心,老太太便将沈大娘调去世子爷房中当伺候的大丫头,眼见两人眉来眼去,倒是也没说什么。既是房中丫头,自当是有职责要教会爷们行房之事的。只不过,在世子夫人尚未诞下子嗣前,一个丫头有了身孕,那是绝对不可以的。

  当年沈大娘不小心怀了身孕,喝了两次堕胎药,腹中胎儿也打不下来。

  沈老太太到底念着她曾经伺候过自己一场的情分,不忍心继续灌她落胎药伤她身子,便趁世子爷没在家的时候,连夜将她赶出了门去。倒是也对得起她,将卖身契也还给她了,也还给她一些散碎银两。

  说来也是巧,那位世子夫人嫁到沈家二十年,一直没有生养。

  世子爷身边的其她姨娘,虽则有生养的,不过都是闺女,没有一人诞下男丁。

  而二十年过去了,哪里还有人会记得曾经怀着身孕出家门的红姑呢?所以,当沈珏湖州见到沈玉楼的时候,便修书回家,沈家人才将想得起来,当年红姑离开的时候,怀有身孕,原来竟然是个男儿。

  老太太得知消息,高兴得几夜睡不着,连忙吩咐人来接她宝贝孙子。

  平娘坐在沈家堂屋中,见这屋子不但破旧不堪,还一股子酸臭味儿,不由蹙起眉来。

  沈大娘直言道:“你们想从我身边抢走玉楼,除非我死,否则的话,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她冷笑一声,“玉楼那孩子出息又孝顺,我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若是我让他不要认祖归宗,他也是会听我话的。”

  平娘笑着道:“红姑,你这话说得好生奇怪,这么些年,你费尽心思培养爷是为着什么?不就是希望他将来能够出人头地吗?此番老太太想孙子了,希望他认祖归宗,往后对他前程只好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