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市井福女|第78节

  沈玉楼笑,忽然狭小空间内稍稍静了会儿,沈玉楼抬眸望着对面佳人,心里经不住就有些痒起来。

  “阿福,让我抱着你吧?”

  是商量的语气,近乎有些讨好,朱福抬眸看着他可怜兮兮的模样,有些心软。

  沈玉楼见她不说话,只当她是应了,只伸手一捞,就将她捞进了自己怀里来,然后用健硕的臂弯紧紧框住她,将她越发圆润起来的小身子禁锢在怀中,忍不住还低头亲了一口。

  “你赶路也累,休息会儿吧,待天快亮的时候我叫你。”

  朱福只觉得就这样躺在他怀里,又舒服又有安全感,也的确是困,很快,那种倦意就席卷而来,连连打了几个哈欠,嘴里嘟囔几声,就睡着了。

  沈玉楼却是一直舍不得睡,他只是借着昏暗的烛光看着怀中佳人,想着,往后两人一直这样,天长地久一辈子,多幸福。

  小船忽然晃荡几下,接着便吹过一阵飕飕冷风,沈玉楼是习武之人,突然警觉到了什么。

  他脸色大变,只紧紧将朱福整个人抱在怀中,身子已经做好了准备。

  果然,没有片刻,忽然一声“轰隆”巨响,小船被人用刀劈成两半。

  而与此同时,沈玉楼提力跳到了河岸上。

☆、第110章

110

  朱福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待得站稳脚跟的时候,连忙问道:“玉楼哥哥,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玉楼双臂紧紧将朱福抱在怀中,温暖厚实的大手在她后背拍了拍,软声安慰道:“没事,有我在,不会有事情的。”说罢,目光又落在前方一行几个穿着黑色夜行衣的人身上,目光灼灼道,“你们是谁?我与你们有何恩怨?”

  那领头的黑衣人站了出来,厉声道:“我们只拿钱办事,不问恩怨情仇。”言罢,稍稍扭头看向身上,道,“兄弟们,上!干了这一票,咱们可就发了。”

  见那些人举着大刀朝这边砍来,沈玉楼双拳攥得紧紧的,只将朱福往一边推去,竟是赤手空拳迎了上去。

  “玉楼!”朱福喊了一声,但见有黑衣人朝这边走来,她连忙用手捂住了嘴。

  自己根本打不过这些人,若是安稳呆在一处,玉楼或许还有赢的可能。可若是自己自己将那些黑衣人目光引到自己身上来的话,怕是玉楼就应付不来了。不能帮他,至少也不能拖后腿。于是朱福决定不再说话,只静静躲在一角,目光死死盯在沈玉楼身上。

  沈玉楼极力阻止那些欲朝朱福走来的人,因为敌方人多,且自己又没有兵器的缘故。过了数百招后,沈玉楼渐渐觉得体力不支,朱福见状,连忙往客栈跑去。

  朱禄已经睡下,听得妹妹在门外唤自己的声音,倏地坐起身子来。

  “二妹,怎么了?”问了一声后,赶紧起身,然后将门打开,却见外面自己二妹已经哭得满面是泪。

  朱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连忙问道:“阿福,谁欺负你的?可是那沈玉楼?”

  朱福连连摇头:“哥,有人要杀玉楼,你快去救他吧。他没有兵器,那些人好像都是一些死士,招招要命,玉楼怕是抵不住了。”

  听完后,朱禄立即冲了出去,在客栈院子中寻了两把砍柴刀。

  朱福见状,也担心兄长跟沈玉楼的安危,就悄悄跟了去。

  朱禄武艺好,加上又带了家伙来,与沈玉楼两人奋死拼搏,一下就扭转了局势。

  那群黑衣人渐渐就落了下风,沈玉楼与朱禄趁胜追击,两人打小便是一起习武长大的,颇有默契,只要奋力一战,自当就能够打退敌人。

  见此番敌不过,那领头的黑衣人嘴里骂了句脏话,然后冲身后一群兄弟道:“走!”

  一眨眼间,整个世界忽然清静下来。

  这个时候,朱福才从角落钻了出来,沈玉楼见状,忙迎着过去。

  “阿福,你有没有事?”他一边问,一边已是抓着她手好一番打量起来,但见她还好,这才松了口气,道,“你没事就好。”

  朱福目光却落在他受了伤的手臂上,那伤口切得十分平整,衣袍的口子都是一条直线。

  “你受伤了。”朱福紧紧握住他手,觉得这样就能够给他力量了。

  沈玉楼一点不觉得疼,反倒是笑了起来,伸出另外一只手来,揉了揉她脑袋。

  朱禄道:“我们回去说吧,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几人回去之后,并没有惊扰客栈里的其他人,朱福也跟着去了兄长跟沈玉楼的客房,然后命令沈玉楼坐下,她则打了清水来给他处理伤口。

  这个时间、这种地方,肯定是没有大夫的,更别说药材的。

  此番只能先用清水给他清洗了伤口,再用干净的布条包扎起来,待得明日到了市集上,才能买了药来敷。

  给沈玉楼包扎好伤口,朱福想起哥哥来。

  “哥,你伤着了吗?”

  朱禄摇头说:“二妹放心,我很好。”顿了一顿,又望向沈玉楼,“这些都是什么人?招招阴狠致命,不像是劫财的,似是就为了取你性命而来。”

  沈玉楼也不清楚,他素来待人温和,从不与人结怨。

  要说结怨,怕就是他拒绝与曹锦书定亲那一件事情了,但不可能,师父是仁厚之师,他定然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那又会是谁?一时间,沈玉楼也想不出来。

  “这些人是奉命取我性命,如今败退,怕是不会善罢甘休。”他清润的眸子里渐渐染了一层暗色,微微思忖道,“若是你们与我一道回松阳县去,怕是会连累你们,阿禄,你带着我母亲与妹妹先行离开吧,我一个人上路。”

  “这怎么行。”朱福担心道,“他们那么多人,你一个人怎么能是对手。”

  沈玉楼将她小手攥在掌心,轻轻笑着道:“你放心吧,我向你承诺,定当无事。”感受到掌心那点娇嫩柔软,他就舍不得松开了,一直就这样攥在手里。

  朱禄眼角瞥见了,轻轻咳了一声,沈玉楼这才无奈松开。

  “玉楼,既然如此,那咱们先回松阳县吧,到时候在与赵县令商量商量。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