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市井福女|第70节

  沈玉楼却是一把抓住她胳膊道:“阿福,我去金陵城找你,你却自己回家来了。”他眉心紧紧蹙起,那双温润的眸子紧紧锁在朱福脸上,表情十分痛苦道,“此番见了我,又为何是这样冷漠的表情?我们之间有误会。”

  朱福一点点抽回了自己的手,然后大步往楼下去。

  沈玉楼往房间里面望了眼,也折身大步追了出去,外面夜色很深,四处都有叽叽喳喳的虫鸣鸟叫声。

  客栈门口挂着两盏大灯笼,借着昏黄的光亮,两人能够将彼此看得清楚。

  “锦书只是我的师妹,因为恩师有恩于我,所以......”

  朱福道:“沈大哥,这些你都不必再说。我相信你的为人,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曹小姐一家可以给你带来你也许是奋斗十年才能够得到的一切。”其实她心里想说的是,如果两人爱情得不到长辈认可的话,那勉强一起也是不会开心的。

  只是,她既然答应过沈大娘不会将事情告诉沈玉楼,自然也不会多说。

  沈玉楼越发不明白:“阿福,你我早已心灵相通,你也知道,我根本不会在乎那些东西。只要你能够在我身边,比什么都重要。”说罢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蛮横地伸手将朱福抱进怀里来,那双健硕有力的臂膀紧紧揽住她。

  “你以为你逃得了吗?”他忍着痛道,“既然已经跟我许过山盟海誓了,你还能够逃到哪儿去?”

  朱福内心是有些崩溃的,她一方面不想再去想与沈玉楼的过往,另一方面,她还存着一丝理智。

  她的人生还很长,她所想要做的事情还很多,而且在她的爱情观念里面,得不到双方父母认可的婚姻,都不是可以长久的婚姻。她从小是孤儿,更渴望家庭温馨快乐,况且在她心里,就算一份爱情再刻骨铭心,也比不上事业,比不得家人。

  人生在世走一遭,她第一遭走的糟心,好不易有从来一次的机会,自然十分宝贝。

  朱福知道沈玉楼此刻生气,她便冷静下来道:“沈大哥,你这样也无济于事,跟曹家小姐定了亲,如果再与我牵扯的话,怕是会影响你的前程。我知道,你会说你其实不在乎,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大娘跟玉珠,她们过了一辈子的苦日子了,好不易有些盼头,结果你为了一个女人害得她们后半辈子不能够衣食无忧,岂不是残忍?”

  沈玉楼轻轻松了手臂来,静静望着她,他知道她的言行一向有些匪夷所思,可是没有想到,竟然这般匪夷所思。

  “阿福,如果没有你,我更不开心。”沈玉楼声音有些嘶哑,表情十分痛苦,他只将头埋在朱福肩膀上,“你怎么能够这么狠心?放手得这样干脆,没有一点不舍......阿福,你可不可以跟我一起坚持下去?”

  朱福心像是被猫爪抓了一般,只要想到曾经的美好,她心就有些疼。

  “沈大哥,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她静了很久,然后轻轻开口道,“知道为什么你回来之后,我会变成现在这样吗?”

☆、第97章

沈玉楼闻言眉心蹙得更深,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为何她性子会大变,这其实一直是他想问的。只不过以前她不说,他只当她是变得坚强了,莫非还有旁的原因?

  “其实......”朱福刚开了口,想将自己根本不是真正这个时空朱家二姑娘的事情说出来,里面沈玉珠抱着暖姐儿走了出来。

  暖姐儿眼圈儿红红的,圆乎乎的小脸沾得满是泪水,很明显是刚刚哭过。

  她扭头见到自己二姐姐,哭得更凶起来,然后小短手紧紧抱住朱福脖子,整个小身子都耸动着。

  “二姐姐,我......我刚刚醒了没有看见你,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她像是怕一松手自己姐姐又会变没了一样,小手有力地紧紧抱着朱福,“二姐姐你去哪儿了?你怎么不陪着我睡觉?你不陪着我我害怕,我要你陪着我。”

  朱福轻拍妹妹后背,哄着道:“好,姐姐陪你,呆会儿就陪着你睡。”

  “嗯。”得了姐姐承诺,暖姐儿终于又止住哭,这才扭头望向沈玉楼,“玉楼哥哥,你们去哪儿了,我都好久没有瞧见你们了。”

  沈玉珠笑着从朱福怀里将暖姐儿接过去颠了颠,微微含笑道:“哥哥陪着你,以后跟你二姐姐一起陪着你,好不好?”

  “好!”暖姐儿狠狠点头,“有你们都在我身边,我就不害怕了。”她忽然又破涕为笑起来。

  最后是朱禄将房间让给了沈大娘跟沈玉珠,朱福依旧带着妹妹睡在自己的房间,朱禄则跟沈玉楼一道在一楼大堂用桌子搭了个临时可以睡觉的地方。

  好在天气已经转热,两人又都是习武之人,身子受得了。

  朱禄虽然平时瞧着老实憨厚,但有些事情他不说话,不代表他不知道。

  当他再次见到沈玉楼的时候,脸色并不很好,待得几位妹妹已经上楼去了,他才问沈玉楼道:“我二妹妹此次打金陵回来,虽然嘴上没说,不过她是否开心我是瞧得出来的。玉楼,你我是从小玩大的情分,阿福也是你看着长大的,你若是负了她,我一定不会饶你。”

  沈玉楼喉结滚动一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