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市井福女|第66节

  她忽而想到了二十年前的那个雨夜,她已身怀六甲,却被老夫人赶了出来。这么些年过去了,她一直记得那样的场面,她倒在雨夜里,求着老夫人,可那扇红漆大门就那般无情地关上了,一点情面不留。

  从那个时候起她就发誓,要好好抚养她跟他的孩子,将他培养成人,将来位极人臣,与他同朝为官。要让他知道,她的孩子,是多么的优秀。

  眼瞧着她就可以一起跟着进京去了,她就可以成为状元郎的母亲了,可儿子却为着一个女人竟然不顾前程......她如何忍受得住?

  *

  沈玉楼快马加鞭,几乎是片刻没有停歇,终在第二日中午之前赶到了金陵。

  来了金陵城,自然是先去拜会恩师,于是沈玉楼牵着马儿去了曹府。

  恰好曹达休息在家,见是爱徒来了,赶紧命人请进来。

  曹锦书坐在自己房间,听说沈玉楼来了,她先是欣喜激动,可待细细一想,知道他是为了谁才这般拼命赶来的时候,她一颗芳心沉落谷底。

  得知此番爹爹在花厅招待沈玉楼,曹锦书悄悄跑到连着花厅的一间耳屋,偷听。

  沈玉楼穿着一身月白色的袍子,因为赶路着急,又是天气炎热,此番他还一头一脸的汗。白皙的面容上有着细密的汗珠子,发髻微微有些潮湿,连呼吸都尚且不均匀,只是那眉眼依旧俊逸,身姿依旧挺拔,曹锦书伸出手来,细细描画他俊美的轮廓。

  初次见到沈玉楼的时候,她就有些不明白,长在市井间的男子,何故能生得如此英俊?

  虽然现在也还是不明白,可她却渐渐知道,不管如何,眼前这个男子,她是一定要得到的。

  越看心里越喜欢,双颊渐渐潮红起来,她低头偷偷地笑。

  却是不小心,撞到了一边的屏风,然后脚下忽然失去重心,她“啊”地大叫一声,就往一边跌去。

  沈玉楼身手好,他眼疾手快,一个箭步就朝曹锦书走去,然后手一伸,单手搂住她纤细腰肢,将她护住。

  “师兄,你回来了?”曹锦书望着眼瞧朝思暮想的男子,一时间忘记此刻她是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她双眼娇媚如丝,两截皓白如玉的手臂紧紧搂住沈玉楼脖子,贪恋地呼吸,闻着他身上男子特有的好闻的味道。

  沈玉楼倒是有些尴尬,他想要收回手,却发现曹锦书一直抓得他紧紧的。

  曹达见女儿这般,凶着脸走了来:“锦书,你不好好呆在自个儿房间里,跑到这里来做什么?还嫌不够丢人的?赶快回去!”

  “爹爹......”曹锦书这才松了手,乖乖站稳身子,然后又偷偷望了沈玉楼一眼,欢快地跑开了。

  沈玉楼微微垂眸,双手垂落在身侧,薄唇紧抿,一言不发。

☆、第90章

待得女儿走后,曹达这才恢复笑容,他上下打量着爱徒,只觉得他当年是没有看错眼的。他有信心,这沈玉楼来年进京赶考,一定可以夺得前三甲。

  “玉楼,难得这个时候你还能赶回金陵探望为师,你这孩子就是太孝顺太重情义了。”曹达摸着下巴上的山羊胡,笑眯眯道,“为师只留你三天,三天之后,你赶紧回湖州,可别耽误了乡试,啊?”

  沈玉楼刚要说话,外面匆匆跑进来一个小丫鬟,急切地说:“老爷,不好了,不好了,小姐......小姐她......她刚刚也不知道怎么的,一不小心掉水里去了。”

  “小姐落水,你们是做什么吃的?”曹达怒气冲天,“还不快下水救人!”

  那丫鬟哭道:“是,已经下水去了,可是,可是小姐掉进的是碧阳湖,那水是活水,小姐一直被水往外冲呢。老爷,这可怎么办呢。”

  “走!”曹达面黑如炭,直接背着手大跨步往门外去。

  沈玉楼闻言,也是吓得一跳,直接跟在曹达身后,一道往碧阳湖来。

  碧阳湖的确是活水,沈玉楼到的时候,已经见曹锦书被冲到了湖中央。的确有小厮下水救人,可那些小厮根本就是废物,游来游去,也只在河岸边哗啦,想靠他们救人,怕是人还没救上来,他们自己都要被淹死了。

  “锦书!”曹达焦急地大唤一声,见瘫坐在一旁的夫人哭得几乎要晕厥过去,他脱了鞋袜就要下水。

  沈玉楼连忙阻止道:“师父,您好好安抚师母,我去救师妹。”

  说罢,沈玉楼直接跳进水中。他是全才,文韬武略,甚至游水,都是数一数二的。这些曹家人都知道,在书院里念书的时候,贫家子弟沈玉楼,无论考什么试,都能夺得前三。曹达没有儿子,就连小女锦书也是而立之年上头才有的,因此宝贝得什么似的。

  女儿心中一直爱慕爱徒,曹达夫妇心中是知道的,只是,他们也瞧得出来,这爱徒的心思没在锦书身上。

  曹达虽然心中多有遗憾,可毕竟也尊重爱徒自己的选择,但如今见爱徒这般不顾生命之忧就跳入水中救锦书......夫妻两人心中都更加认定他做女婿。

  曹夫人眼巴巴望着湖中心,见沈玉楼三两下就游到女儿身边,一把抱住了女儿,然后带着她一起往回走来。她大松了口气,然后抬起袖子抹脸上的泪水。

  “老爷,锦书有救了,咱们的宝贝女儿有救了。”曹夫人拽着曹达袖子,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来。

  曹达拍了拍夫人的手,目光重新又投落到湖面上,但见漂浮在湖面上的人只有女儿一个,他惊得往前走了几步。

  “你们都呆愣着做什么?还不快下水去帮忙!”曹达几乎是狂吼。

  待得一群小厮将沈玉楼跟曹锦书两人抬上来的时候,两人都晕厥了过去,曹夫人尖叫:“快去请大夫!”

  *

  朱福这些日子一直呆在屋子里,流光县主的确没有为难她,除了出门逛花园会有几个丫鬟跟着外,旁的时间还算自由。

  起初她刚来县主府的时候,流光县主一直派人追问她菜谱的下落,可是渐渐的,也就没人再问她关于菜谱的事情了。只是偶尔流光县主会来找她,随便说些莫名其妙的事情,直到谢通的到来。

  谢通第一次进县主府,是暗探,在确定朱福确实没事后,他第二日在正式拜访流光县主。

  李流光心中自有算盘,故此,不论是待谢通或是待朱福,都很礼遇。

  谢通起初不明白李流光的意思,毕竟这位县主往往都不按常理出牌,她做什么事情都不怕,虽然被贬黜,可皇上还是心疼她的,所以她行事一向任性妄为,从来不过多考虑,只要自己喜欢就会去做。

  可直到今天他从金陵城得知一个消息后,才明白,原来流光县主是打算这样折磨阿福。

  谢通冷着一张脸往朱福房间去,恰巧李流光才将从朱福房间出来。

  她望着日光照耀下,一袭玄色锦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