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市井福女|第59节

  卫香宝见祖母走了,忽然有些害怕起来,她转头左右望了望,吐了吐舌头,望着卫三娘道:“小姑......”话才出口,卫三娘便抱着暖姐儿走了。

  卫三娘走后,窝在小院子里闹闲话的三两个妇人开始给卫香宝抛白眼,故意阴阳怪气道:“呦,这不就是那荡、妇的闺女吗,母亲跟人有首尾,抛夫弃子就跑了。做娘的品行不正,这当闺女的又能好到哪儿去?这么大的姑娘了,也不晓得呆在家里,见天往外跑做什么。”

  又有人道:“她爹也不是什么好货色,没有个正经差事不说,还见天往赌坊跑,我听我家男人说,那卫家大郎可是输得连裤衩都赔上了。外头还欠了一屁股债,正四处凑钱还债了。”又摇头道,“三四十岁的男人,成日靠着出嫁的姐姐接济,真是废物。”

  卫香宝急得面红耳赤,偏偏她无话反驳,也不敢反驳,只急得干跺脚。

  心里想着,等嫁了禄表哥,这朱家的一切还不都是她的......到时候,爹爹的赌债就有钱还了,说不定娘见她日子好过了,也就回来了呢。

  这般一想,终于将心内那股子火气压了下去。

  她四周转头瞧了瞧,见小院子里都是一些粗鄙的妇人,她不想跟她们一起呆着,便就悄悄溜了出去。

  院子外头搭了个木棚,里面放着桌子凳子,一群男人正在喝茶聊天。

  卫香宝目光落在墙角一处,见朱禄穿着一身崭新的玄色袍子,腰杆挺得笔直,真是有说不出的英姿,她忍不住低头笑了起来。

  朱禄正在外面忙,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便转过头来看,正好见到卫香宝在望着他笑。他眉心微微蹙起,漆黑的眸子扫了她一眼,只觉得莫名其妙。

  卫香宝却不甘心,小心翼翼走到朱禄跟前,娇声娇气道:“禄表哥,你在做什么?我来帮你吧。”说着就要伸手去帮忙。

  朱禄觉得有些尴尬,本能离她远了些,手也抽回去。

  卫香宝咬了咬唇,又扭着身子凑了过去,朱禄本能抬手遮掩住鼻子,只觉得她身上有一股子怪味儿,难闻得很。

  “禄表哥,你怎么不跟我说话呢?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卫香宝说完悄悄朝朱禄抛了个媚眼,羞涩笑道,“禄表哥人可好了,小的时候总爱上树抓鸟儿给我玩,什么都听我的。”

  朱禄按着二妹妹的说法,正在搭一个烧烤架子,如今却跑来一个碍事的人,他再老实憨厚也不由心生厌恶起来。

  朱禄不会说尖酸刻薄的话,但是他讨厌一个人的时候,至少可以走开不理她。

  可当朱禄转身欲要离开的时候,卫香宝却卯足了劲儿抱着他手臂,肉麻地叫唤道:“禄表哥,你要去哪里?”

  朱禄眼角余光瞥到赵铁花正站在不远处,忽然吓得用足力气甩开卫香宝的手。

☆、第78章

赵铁花穿着身便服,衣裳是量身定做的,似裙似袍,简单方便。

  她生得高挑,皮肤虽然有些黑,可脸模子长得好,身上也与身俱来有股子蓬勃的朝气,站在那里,清清爽爽的,竟然有种说不出的迷人的气质。

  朱禄十分紧张赵铁花,就怕她误会,于是赶紧大步过去解释道:“铁花,我......你......你看到的不是真的。”他一向沉默寡言,能不说话的时候,从来不说话,于是一旦着急解释起来,就有些语无伦次。

  赵铁花望都没望卫香宝一眼,她心里为朱禄紧张在乎自己而高兴,可面上却十分严肃。

  “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又关我什么事?你们是表兄妹,你跟她的关系原就该比跟我亲多了。”她撇了撇嘴巴,见朱禄越发急得要跳墙,忽然笑将起来,不再逗弄他了,只道,“好了好了,呆瓜,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说着朝卫香宝方向撸了撸嘴巴,这才勉强看她一眼道,“你真以为她是为了你这个人?她是为了福姐儿的铺子,为了名分罢了。”

  见赵铁花没有生气,朱禄伸手抓了抓头发,憨憨笑道:“铁花,不管她是为什么,也不管以后还有没有旁的女人为了什么,总之我的心都在你身上。”

  “哎呦,木头也会说甜言蜜语了。”赵铁花夸张地哼叫一声,然后踮起脚尖就拍了朱禄脑袋一下,又低头温柔笑将起来,“这样的话,往后留着只有咱们在的时候说,你难得说这些动人的话给我听,怎能也叫旁人听了去?”

  朱禄赶紧点头表明态度道:“好,以后只说给你一个人听,只对你一个人好。”

  “你方才在那边做什么?”赵铁花不再逗他,只伸手朝朱禄方才呆的地方指了指,好奇道,“你用铁打的架子?好新奇啊,以前没有见过呢。”说罢,已经好奇地大步往烧烤架子边走去。

  见男人婆过来,卫香宝本能有些害怕,可又十分讨厌她,所以一边朝她翻白眼,一边给她让道。

  朱禄也跟着走到架子跟前,指着道:“这是二妹妹画了图样让我照着打的,说是可以用来烤肉吃,我原先还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待得这铁架子打造好之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