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市井福女|第54节

  赵镜回去后,便命人着手办聘礼,该有的东西一样不少。

  谢通跟他是至交,赵镜身上有几个钱,谢通心里一清二楚。见赵镜跟朱喜的婚事已经谈妥,便主动送了两千两的银票过来,只说算是借他的。

  如此一来,赵朱两家的婚事,便提上议程来。

  蔻姐儿听说父亲要娶朱家大姐姐为妻了,她以后就是有娘亲的人了,真是比谁都开心,常常半夜兴奋得睡不着觉,天天要往朱家跑。

  鲍妈妈见小姐性子似乎开朗活络不少,也高兴,老爷替夫人守了三年,也该是够了。如今续娶,不但往后更多一个人疼小姐,也能够为老爷分担些许,有女主人的家,才像是一个家啊。

  赵镜重新又请了媒人,婚事定在六月,如此仓促,不但是为了想早日抱得佳人,也是考虑到大舅子朱禄将来要去省城参加武考的事情。以朱禄的身手,想在松阳县胜出,还是件很轻松的事情。

  日子定下来后,赵镜着手办完聘礼,便要往朱家送去。

  衙门里的人见县老爷娶夫人,个个挤破脑袋要帮忙,心甘情愿当苦力。

  于是,赵镜又省了一笔雇佣人抬箱子的钱,领着衙门里一群普快,浩浩荡荡往朱家去。

☆、第68章

松阳县新上任的县老爷要娶福记的大小姐为妻,这件事情一时间轰动了整个松阳县,成为众升斗小民茶余饭后的谈资。要说这朱家,早在半年前,真是穷得叮当响,真是踩了狗屎运,先是家里发了财,如今还攀上官了。

  七品芝麻官,到底还是官,再说这赵县令年轻有为,将来肯定前途无量。二十出头就做了七品县令,可还有二三十年升官的机会呢。朱大平时瞧着老实巴交的,还真是命好,家里大闺女如今要成官夫人了。

  朱家不论是之前做打铁生意,还是如今做的糕点生意,一直都十分本分,逢年过节的时候,常常会降价,而且还会搞一些赠送小礼品的活动。

  小城里的人,没有见过什么世面,因此对这些小恩小惠十分看重。

  故此,自打赵镜带着大箱小箱聘礼浩浩荡荡去了朱家后,朱家的门槛成日都要被踏破了。

  福记的生意也比之前好了很多,到了三月份,朱福成功开了一家分铺。

  虽然不能说日进斗金,但是每日进项比之前至少翻了三倍,尤其是朱福在馅料中加了新鲜桃花研磨成的粉后,慕名而来的顾客更多。省城福州也有好几户人家专门让家丁赶车来松阳县采买鸡蛋糕,一时间,福记声名大噪。

  有人欢喜有人愁,如今朱家完全转了运,而卫家近况则一跌再跌。

  先是卫葛氏偷人败坏门风,又是卫大郎续娶不顺,接着是卫薛氏设计让赵县令娶自己孙女失败......卫薛氏心气儿不顺,整日躺在床上,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以前儿媳葛氏在的时候,她什么时候心情不好了,都能骂葛氏几句顺顺气儿。要么就是两个女儿来看自己的时候,被自己骂几句,将心中的不顺发泄在别人身上,自己心情就好多了。

  可如今葛氏跑了,两个女儿也鲜少来家里,他着人去打听,听说是两个女婿不让女儿回家。

  她倒是不担心女儿们受委屈,她只是担心女儿们不能每个月按时给银子,儿子的日子可怎么过?还有嫡亲的孙子,将来可是要娶媳妇的。

  想起来就恨得牙痒痒,若不是三娘那个死丫头不肯出银子给大郎凑聘礼,那女家也就同意这门亲事了。真是可恨!如今自己发达了,不但不知道往娘家送钱,竟然还跟避瘟神一样避着,连大年初二都没回娘家来。

  卫薛氏气得直哼哼,心里不顺,随即就翻了身。

  外面卫香宝突然跑了进来,哭着喊道:“我不管,我要嫁给赵县令,奶奶,你一定要想想办法,我要嫁给赵县令。”她是方才上街的时候,听到了左邻右舍的闲聊,这才得知赵县令最终还是选择娶三姑家的表姐了。

  若是之前没有见过他还好,可是自打那次见过之后,她就一门心思想要嫁给赵县令。

  卫薛氏见屎丫头又在嚎丧,狠狠瞪了她一眼,凶道:“再哭?再哭我将你卖了!”见卫香宝吓得赶紧不哭了,她一双浑浊的老眼才将收了些戾色,只问道,“你爹呢?”

  “爹出去了。”卫香宝心里委屈,可却真怕被卖了,不敢哭,忍得厉害,整个身子都在抖动。

  卫薛氏轻叹:“如今你的三个姑姑都不给家里送银子了,你爹爹跟你哥哥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真是可恨啊,养了三个赔钱货,最后都成了泼出去的水了,谁也不能给你爹爹带来容华富贵。”

  卫香宝打了几个哭嗝,抽噎着道:“三姑家如今有钱,奶奶,三姑家又开了一间铺子,声音可好了。”

  “声音哪里能不好?一天至少能赚好几十两银子。”想想那些银子不是自己的,她就气得心肝脾肺肾都疼,伸手按住胸口道,“该死的,这每天赚的钱要是能分一半给你爹爹花,那该多好!”

  三姑家一天能赚几十两,如果分一半给自己家花,那也得好多钱呢。

  卫香宝眼睛睁得圆圆的,又想着自己心仪的男子最后选的竟然是三姑家的表姐,她心里越发不舒服起来。眼珠子滴溜一转,卫香宝忽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