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市井福女|第51节

  萧恩慎到底听母亲的话,默默站在一边,只流了口水说:“那姐姐说话要算数改日来,咱们拉钩。”

  朱福觉得他就跟暖姐儿一样,小孩子,什么事都拉钩。

  跟他按了手印,朱福回身见谢通一直站在院门外面,便立即跑了出去。

  谢通要去叫马车,朱福阻止道:“不必了,我又不是大家闺秀,连小家碧玉都算不上,不过是一个市井女子罢了,没必要。”

  闻言,谢通抬眸望了她一眼,随即轻轻点头。

  “你最近是不是拜师学艺了?”沉默半响,谢通轻轻问道,“五年一次的厨艺大赛,你可有兴趣?”

  朱福诧异地望着他,随即点头:“说来也奇怪,魏叔突然间就对我好了,不但如此,平时闲下来的时候,他还教我厨艺。不过我不明白,为何他不肯去参加厨艺大赛,而非要教我厨艺呢......”

  “他教你,你便学着,有些事情没有必要想太多。”谢通声音清冷,如严冬流过寒石的水声,虽冷,却也极为好听。

  朱福道:“其实我是不想参加什么厨艺大赛,不过,听玉楼哥哥说一级一级过关了,虽然最后得不到魁首,也能得到不少钱,我觉得也还不错。”她是财迷,只爱财,并不贪图那些虚名。

  谢通明显噎了一下,垂眸望着她头顶,听她刚刚那一声娇嗔的“玉楼哥哥”,他忽然又想到了那日。

  那日夜晚冷风吹过,她站在大槐树下,娇俏地依偎在别人的怀里......

  不知道为何,那次他静静站在墙根处看,竟然十分羡慕起来。什么才是家的温暖?什么才是夫妻之乐?这才是他一直想要的家,想要的那份期许已久的爱情。

☆、第63章

朱福到底还是担心萧敬宾,而且方才她瞧谢通的反应,以及谢通暗示萧夫人跟丫鬟小莲配合着演戏,他明显就是知道些什么的。而全二富以往这个时候都是在酒楼办事,今天却突然匆匆赶了回来,肯定是知道谢通跟自己来了萧家,怕萧敬宾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事情。

  不过,她又觉得奇怪,若萧敬宾真是被全二富害得病倒的,他为何不说呢?为何连自己妻子都要瞒住?莫非中了毒?

  “萧老爷是中了毒吗?”朱福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起来,因为她方才第一眼见到萧敬宾的时候,总觉得他瘦得有些可怖,甚至说是瘦得不正常,当时她第一反应就是他是不是吸了鸦片。

  谢通停下脚步道:“这里说话不方便,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慢慢说。”他轻轻抬手指向一边的茶楼道,“去那里吧。”见朱福目光在那家茶楼上望了望,没有反对,他则举步先走了过去。

  正是饭点,茶楼里的人不多,连唱小曲儿的都静静坐在一边歇息。

  谢通稳步走到一边靠窗户的桌子边,伸手朝朱福做了个“请”的手势,待得朱福坐下后,他方撩起袍子坐下来。

  “一壶茶,两盘子点心。”见茶楼里的伙计笑意盈盈跑了来,谢通正襟危坐随口点了茶点,又问轻声询问道,“朱姑娘可还想吃什么?”

  朱福摇摇头:“谢公子点的就够了。”她此番心思都在萧敬宾身上,哪里有心情吃东西?见那伙计走开后,她眼睛紧紧盯着谢通那张轮廓分明的脸,蹙眉道,“我瞧方才萧老爷的反应,是不是......”她想着,这个时空就算没有“鸦、片”这个名词,但是罂粟花肯定是有的,“是不是从一种叫罂粟的花中提取出来的毒?”

  闻言谢通迅速抬眉望了她一眼,随即目光更加深邃起来,轻声道:“你怎么知道?”

  罂粟花盛产于南疆一个小国,也是近来中原才鲜少有人知道这种花的厉害性的,就连眼线众多的他,也不过是才知道这种花的药性,她怎么可能知晓?

  谢通面容冷肃,薄唇紧紧抿着,一双黑眸一眨不眨地盯着朱福看。

  他身上有一种与身俱来的清冷的气质,他不说话,只这样静静坐着,目光定在人身上,都能叫人冷得打寒颤。

  朱福与他也算有过几次接触,对他的冷也渐渐习惯了,她别开眼睛望着窗外道:“我在一本书上看到的,这个你就不需要知道了,你只需要告诉我是不是就行。”

  “哪本书?”谢通喉结滚动一下,“我听子瞻说,你并不认识多少字,会看什么书?”

  朱福一噎,然后心里就很不爽,那火气一股脑往上蹿。

  倒不是气谢通说他文盲,她是气沈玉楼!谢逸怎么会知道她不认识几个字的?肯定是玉楼说的。

  自从两人暗地里挑明关系以后,虽然明白上一直守着礼,但是朱福心里一直是将沈玉楼当成终身伴侣来看的。在她的心里,两人如今这个样子在现代算是谈恋爱,两人之间的事情不该与旁人说才对,可他为何要将自己不识几个字的事情告诉谢逸?

  朱福生气,却也没有无理取闹,见茶楼小伙计端来茶水,她倒了一杯就喝了。

  谢通见坐在眼前的姑娘双颊微微泛红,那双水洗过般明媚的大眼睛里明显是装着怒气的,他眸子微微一闪,这才觉得自己说的话伤害了别人。

  静了一会儿,谢通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只是道:“你说的没错,我有一个药商朋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