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市井福女|第41节

  要是儿子也能够考个秀才,那他们林家人脸上得多有光啊。

  卫三娘倒是想得开了,笑着道:“铁柱侄子是个好孩子,你也别总说他,这样会打击孩子。有些人天生会念书,而有些人天生不喜念书,不喜念书自然在其它方面会比较突出,教着他学门手艺也是好的。”

  “是是是,嫂子说得就是对,哪能人人都念书好。”林婶子心情好,呵呵笑了几句,又说,“这边怪冷的,嫂子来俺家坐坐吧?”

  卫三娘道:“不了,家里正炸着油锅了,我得回去帮着喜姐儿一起烧菜。”又向林婶子道了谢,这才转身回家。

  大街上依旧很热闹,路两边摆摊子卖年画卖春联的人很多,还有卖一些小孩子玩的东西。

  暖姐儿指着陀螺喊:“二姐姐,我要这个。”

  朱福摸了摸她脑袋,对那摊贩道:“拿两个。”然后给弟弟妹妹一人一个抱在怀里,又叮嘱暖他们道,“回家了姐姐教你们玩。”

  林铁柱见朱福似要掏钱,他赶紧问那摊贩:“再来一个,总共多少钱?”

  “五文钱一个,三个总共十五文钱。”

  林铁柱赶紧从钱袋里找出十五文钱来,递给那摊贩,然后从那摊贩手里接过陀螺来,递给朱福说:“这个送给福妹妹。”

  朱福望着林铁柱,见他憨头憨脑的,倒是笑了起来。

  林铁柱见佳人垂眸一笑,唇角边泛起两个可爱的梨涡来,比平日里更好看些了,他傻愣愣瞧着,看得都痴了。

  暖姐儿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林铁柱,又望着自己二姐姐,撇了撇小嘴。

  “铁柱哥哥,二姐姐不爱玩这个的,我爱玩,也给我吧。”她倒是不客气,笑嘻嘻接了过来,“谢谢铁柱哥哥。”

  林铁柱兴致蔫蔫的,赶紧低了头,只将眉毛一抬一抬地望朱福。

  暖姐儿戴着兔耳朵小帽子,见四处人来人往,比往日热闹很多,兴奋地四处张望起来。

  “咦,玉楼哥哥。”暖姐儿眼尖,一眼就穿过人海,瞧见站在街那头的青衣少年。

  二更:

  沈玉楼站在街的另一头,穿着身半旧的青色长袍,听得声音就朝这边望了来。

  隔着人山人海,他依然一眼就瞧见了娇娇俏俏站在人群中的少女,那如玉般的面容上笑如三月春风,穿花拂柳般挤过人群,就往朱福这边走来。

  暖姐儿见到沈玉楼,小肉脸笑得都拧了起来:“玉楼哥哥也出来玩儿吗?”

  沈玉楼望了朱福一眼,见她目光也定在自己身上,摸了摸鼻子笑道:“我是来买烟花的,想着,晚上去你们家放给你们看。”

  “哇,玉楼哥哥买了好多烟花。”暖姐儿指了指他的手,眼睛亮亮的,“我二姐姐带着我出来也是买烟花的,可是我们还没有找得着卖烟花的地方,玉楼哥哥你是在哪儿买的?”

  沈玉楼伸手将寿哥儿抱进怀里来,颠了颠道:“我买的多,你们不必买了,晚上咱们一起看烟花。”他望着朱福,眉眼笑得温柔,见她发丝被冷风吹得贴在脸上,不自禁想伸手去帮她拂开。

  朱福以为他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摸自己脸呢,吓得赶紧往后退了一步,脑袋也往一边别过去,不让他碰。

  沈玉楼尴尬地笑了笑,又转头问林铁柱道:“林小弟可还有什么东西要买的?”

  林铁柱怎么瞧这沈玉楼都不顺眼,不但是因为自己母亲总是夸他贬自己,还因为他看福妹妹的眼神不怀好意!

  他头一昂,大声道:“我不买,我是特意陪着福妹妹出门的!”

  沈玉楼望了朱福一眼,见她满面通红,也只低头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林铁柱抱着暖姐儿,故意高声问她:“暖姐儿还想要什么?铁柱哥哥都给你买,想吃棉花糖吗?那里还有拨浪鼓。”

  暖姐儿机灵,她望了望沈玉楼,又望了望林铁柱,然后伸手指着沈玉楼手上提着的烟花道:“我要烟花。”

  林铁柱有些蔫蔫的,越发瞧沈玉楼不顺眼起来,心里也是酸溜溜的。

  见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朱福左右望了望,建议道:“我娘交代我买完烟花就回家,怕是得回家去了。”

  沈玉楼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抱着寿哥儿就要往回走,见朱福似是要被人群挤到路边去,他手一伸,就紧紧将她小手攥在掌心里,将她拉到自己身边来。

  朱福感受到了那温暖厚实,娇俏的小脸唰一下更红了,连忙要抽回自己手来,可那个人却霸道地不许。她越用力想要将手抽回来,他就越将她抓得更紧,越将她往自己身边拉。

  胳膊扭不过大腿,朱福反抗一会儿也就泄气了,只抬眸狠狠瞪他一眼。

  沈玉楼唇角微微弯了弯,只望着前方,目不斜视,清润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