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市井福女|第38节

  “二姐姐,你可别吓我,你怎么了?”暖姐儿今天吓得不轻,她见朱福有些反常,赶紧小跑着晃到朱福身边来,用小肉手扯着她衣角问,“二姐姐,我是小暖啊,你还认识我吗?”

  朱福忽然弯腰将小胖妹妹抱起来,伸手轻轻拍着她后背说:“当然认得你,二姐姐没事,小暖别怕哈。”将妹妹抱着坐在一边去,跟她头挨着头说话,“长姐呢?还在母亲屋子吗?”

  暖姐儿确定二姐姐没事,这才放下心来,点头说:“娘在给弟弟洗屁屁呢,娘说,今天晚上她要跟长姐睡,呆会儿娘把弟弟送过来。”暖姐儿紧紧抱着自己二姐姐,一张小肉脸上洋溢着的全是笑,“我许久没有抱着弟弟睡觉了,我好喜欢弟弟啊。”

  朱福轻轻刮了下妹妹鼻尖,故意生气道:“那小暖有了寿哥儿,是不是就不稀罕二姐姐啦?”

  “才不是呢,我都稀罕。”暖姐儿往圆乎乎的小脑袋瓜子使劲往朱福怀里蹿,撒娇道,“我抱着弟弟,二姐姐抱着我,我们一起睡觉。”

  朱福轻轻“嗯”一声,亲了亲妹妹小肉脸后,就将她放在地上,自己开始铺被子,又抱了个汤婆子放进被窝里先暖着被窝。

  那边卫三娘抱着寿哥儿走了进来,对朱福道:“福姐儿,暖姐儿,今天寿哥儿跟着你们睡一晚上。”拍了拍寿哥儿纤瘦的小肩膀,让他自己下地走到两位姐姐那里去,“寿哥儿,要乖乖的啊。”

  寿哥儿望了望娘亲,又望了望两位姐姐,然后慢吞吞往姐姐们走去。

  暖姐儿最开心,张开肉乎乎的手臂就将弟弟抱住,拍着他小背说:“哥儿别怕,小姐姐会抱着你的。”

  卫三娘笑了笑,见寿哥儿不哭不闹的,她就出了门。

  朱福心里暖烘烘的,这么幸福的一家,这么温柔的娘亲跟憨厚的父亲,这么好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她才不会让歹人得逞了。

  “暖姐儿,被窝里热乎了,咱们先将弟弟衣裳脱了抱进被窝里好不好?”

  暖姐儿放开弟弟,拉着他小手说:“小姐姐经常帮你穿衣裳的,也帮你脱衣裳好不好?”

  寿哥儿轻轻点头说:“小姐姐帮我脱衣裳。”

  将弟弟妹妹衣裳脱了之后,朱福才脱自己小袄子,然后也钻进被窝去,一把将弟弟妹妹都抱进怀里,像是抱着两只汤婆子。

  暖姐儿靠着墙睡在最里面,朱福睡在最外面,两人将寿哥儿圈在中间。

  暖姐儿睡不着,眨巴着眼睛说:“二姐姐,你给我跟弟弟说故事听吧,就说那个猴子的故事,我还想听。”

  “《西游记》啊?”朱福说完了安徒生童话,最近又在给妹妹说孙猴子师徒西行取经的冒险故事,她清了清嗓子问弟弟道,“寿哥儿是想睡觉呢,还是也想听故事啊?”

  寿哥儿喜欢书,喜欢笔,自然也喜欢故事,他见有故事听,就咧着小嘴笑起来,伸手回抱住朱福,轻声轻气道:“故事,要听故事。”

  朱福清了清嗓子,就给弟弟妹妹说起故事来。

  因为福记铺子被砸了,总得停个两三天才能再次正常开业,而昨天朱福又跟那全二富吵了一架,所以敬宾楼暂且也不打算去了。因此,来了这里这么些日子,今儿难得能贪个懒觉。

  直到睡到日上三竿,直到那金灿灿的阳光透过窗户纸射进小屋子里来,朱福才困难地睁开了眼睛。

  眼睛一睁,见两个小家伙睡得还跟小猪猡似的,脸蛋儿白嫩红粉,她挨个亲了一嘴儿,随即翻了个身子,又睡下去了。心里想着,这贪懒不做事不起早的日子,实在是舒坦。

  才将眯上眼睛,外头渐渐听见了有人说话的声音,她心里存着事情,所以极为敏感,倏地就爬坐起来,竖起耳朵去听。

  只听得外面有人轻言细语道:“三妹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哪里还记着之前的怨啊,这次是带着点东西来瞧瞧你们家几个丫头的。咦,你们家那几个孩子呢?怎么都没瞧见人影?”

  又听自己母亲说:“喜姐儿在屋里头做绣活呢,禄哥儿一早就出去了,说是跟着隔壁沈家的侄儿去城外练身子去了。另外三个,还在屋里头睡着没起呢......大姐你坐着,我去给你泡壶茶水来。”

  朱福一听母亲唤那人大姐,再也睡不着了,赶紧悄悄穿衣梳洗。

  待得走到堂屋去的时候,刚好卫三娘端着已经泡好的茶水过来,卫三娘见二女儿醒了,赶紧招呼着说:“福姐儿,你大姨母带了些东西还看看你们姐妹,还有核桃酥呢,你去拿了带弟弟妹妹们吃。”

  朱福见母亲这般说辞,心里就有些酸涩起来,母亲这是真觉得大姨母是诚心带着东西来串亲戚的。

  若是叫她知道了,其实那老巫婆背地里伙着一窝贼婆在算计她,岂不是要伤心死了?

  朱福是很想上去就甩那卫大娘几个耳刮子,打得她满地找牙,可这样又有什么用?很明显,如今走到这种地步,已经不是打一顿就能够解气的事情了,这件事情,她心里早就有了想法,并且昨晚已经跟沈玉楼还有谢逸商量过了。

  她们不是想设计陷害母亲么......好啊,那就将计就计,叫她们自己种的苦瓜自己吃。

  这般一想,朱福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来,甜甜笑望着卫大娘,故作羞涩道:“大姨母,上次您来咱家里,侄女儿不懂事,还说了您呢,希望大姨母大人海量,不要记恨侄女儿才好。”

  卫三娘赶紧笑着说:“你们还是孩子,懂什么?再说了,我是做长辈的,哪里会跟你们这些孩子一般计较呢。”又上下打量着朱福,忽而叹息一声说,“哎,三娘,也是你们家几个丫头模样长得实在太好了,这才......”

  她忽然不说下去了,一边悲哀着,一边偷偷拿眼睛打量卫三娘。

  卫三娘将茶水递给卫大娘,然后坐在了一边说:“大姐在外面听到了些什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