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市井福女|第32节

  说完就将手伸了过来,然后一把抓住卫三娘头发,使劲扯。

  朱福几步走上去就狠狠咬住卫薛氏那双枯瘦干瘪的老手,直到咬得她松了手为止,疼得卫薛氏老泪纵横。

  “娘,你没事吧?”朱福见自己母亲头发都被扯下一把,见她疼得脸色都有些发白了,不由恨恨瞪着卫薛氏道,“可恶的老虔婆,我告诉你,呆会儿就会有衙门里的人来,你胆敢到我家来闹事,就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卫薛氏一直都没有意识到她其实早已经兴不起什么风浪了,她还以为朱家还是如往常那般好欺负,她还以为她可以凭借蛮不讲理就能够讨到好处,所以,她一点不怕,反而气焰更为嚣张。

  没一会儿功夫,朱喜便寻了赵铁花过来,赵铁花穿着衙门里的捕快服,腰间系着一柄大刀,她单手搭在刀柄上,一脸严肃地问:“这里怎么回事?谁在闹事?闹事的人给我出来!”

  二更:

  当初朱福选择这条街开铺子,不仅因为这里是松阳县最为繁华热闹的地段,更重要的是,这条街的治安问题归赵铁花管。做生意的人,以后或多或少都会遇到一些事情,要是衙门有人,总归是好办事的。

  赵铁花倒还算公正,没有一上来就定卫薛氏的罪,她是先向周边百姓打听清楚了事情的原委之后,才压着卫薛氏跟葛氏两人的。

  卫薛氏不肯相信眼前这个穿着捕快服的大个头姑娘就是捕快,毕竟,这哪里有女人进衙门当捕快的啊?而且刚刚这女子可是跟着朱喜那贱丫头一道来的,哼,肯定是这俩姐妹在捣鬼。

  这样一想,卫薛氏就反手打了赵铁花,叫道:“哪里来的死丫头?胆敢对老娘动手动脚的,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赵铁花身上是有些功夫的,依着她的拳脚功夫,刚刚想要避开这老婆子的毒爪简直绰绰有余,她之所以没有躲避,不过是想给这嚣张跋扈的老货多加一条罪名罢了!

  胆敢殴打衙门里的捕快,这罪名,可比聚众闹事砸场子严重多了。

  急着赶过来的阿明跟阿龙见赵铁花脸上有伤,二话不说,动手就将卫薛氏跟葛氏烤了起来。

  卫薛氏这才傻眼了,跳着脚问:“你们是不是这贱丫头花银子雇来的?你们敢烤我?你知道我干儿子是谁吗?我告诉你,我干儿子可有钱了,要是叫他知道你们这群猴崽子敢这样待我,他非打断你们狗腿不可!”

  阿龙闻言,狠狠捏住她肩膀,凶道:“臭老婆子,我管你干儿子是谁!我告诉你,你摊上事儿了,而且是摊上大事儿了!你知道这福记是谁开的吗?那可是谢知州他侄儿的朋友开的,你这老婆子真是瞎了狗眼,不但敢欺负谢公子的朋友,你还敢打赵捕快,非得关你进大牢吃几天牢饭才行。”

  “不可能!这不可能!”卫薛氏哭得呼天抢地,“他们怎么可能有那样的关系,肯定是你们受骗了!”

  “少废话!”阿龙用刀紧紧压着卫薛氏,跟阿明两人压着闹事者往衙门去。

  见老虔婆走了,朱福赶紧抓着赵铁花问道:“你怎么样?”见赵铁花脸颊微微有些红肿,朱福跺脚道,“这老不死的,简直就是疯子,她还真当自个儿是根葱呢,以为自己是皇帝呢。”

  赵铁花转了转脖子道:“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再说了,我不弄点伤,又怎么能多关她几天呢?”她一笑就扯到了脸颊上的伤,疼得“嘶”了一声,但随即又开怀笑起来,拍拍朱福肩膀道,“你欠我一个人情,得请我吃鸡蛋糕。”

  “有有有,你要吃多少就有多少。”朱福邀请赵铁花进去,又亲自扶着郭氏进铺子去。

  到了晚上,赵铁花就给朱福带来了好消息,说是卫薛氏跟那葛氏被县老爷关进大牢吃牢饭去了。朱福心情大好,从敬宾楼回来之后,又亲自下厨忙活了好一番,做了好些菜,请了赵铁花来吃饭。

  吃饱喝足之后,赵铁花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来,她抹了把嘴问朱禄道:“我请你帮我打的那副捕兽夹子,你帮我打造好了吗?”

  朱禄没有想到赵铁花会主动跟自己说话,惊得嘴里的饭都掉了,他见状又赶紧将饭全划拉到嘴里去,然后将饭碗往旁边一推,轻轻点头说:“嗯,早就已经打造好了,就等着赵姑娘来取。”

  “真的?已经打好了?那你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呢。”赵铁花兴奋得很,站起身子来道,“走,这就带我去瞧,我要看看是什么样的东西?什么东西这么厉害,竟然能够那般轻易猎到野猪。”

  “就......就在前头铺子里。”朱禄忽然有些紧张起来,他一紧张,那双手就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赵铁花不是个心细的人,上前来就抓住朱禄袖子道:“带我去瞧瞧看。”

  前头打铁铺子里亮着微弱的暖黄色的光,朱禄取来早就已经打造好的捕兽夹子递给赵铁花道:“赵姑娘,这个就是你要的捕兽夹子。”他站在赵铁花跟前,足足比她高了大半个头,

  将捕兽夹子递给她之后,那双手就又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赵铁花接过捕兽夹子,眼睛亮了起来,叫唤道:“哇,这个瞧起来好像就挺厉害的样子。”说完就伸手要往一块突出的铁块上扣去。

  “赵姑娘小心。”朱禄见她要去碰机关,阻止已经来不及,只叫唤一声就赶紧亲自用自己的手去握住她的手,最后是他的手被捕兽夹子给夹住了,瞬间就血肉模糊起来。

  赵铁花惊呼:“你的手!”她赶紧用足了力气去掰开那夹子,然后将捕兽夹子扔在一边,抓起朱禄的手看,一脸焦急的样子,“你的手受伤了,天哪,流了这么多血。不行,咱们去找大夫。”

  朱禄见赵铁花这般关心自己,哪里知道什么疼,他黑俊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来:“没事,这是小伤,我以前打铁的时候经常会受伤。”他垂眸见眼前的姑娘还是一脸焦急的模样,他也紧张起来,“赵姑娘,我真的没事,你别担心。”他嘴巴笨得很,根本不知道怎么去哄女孩子开心,急得额头都流出了汗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