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市井福女|第27节

  可听说那会做饭的小姑娘来了,谢逸明显心思就没在说书上了,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直往外面瞟。

  沈大娘见到暖姐儿,也稀罕得很,拍着手说:“暖姐儿,快让大娘抱抱。”

  暖姐儿晃着小胖身子,就往沈大娘怀里蹭去,然后望着这屋子里唯一一个陌生人问:“你是谁呀?哦,你是二姐姐口中说的那个谢公子。”她歪着圆乎乎的小脑袋瓜子,笑嘻嘻看着眼前这位漂亮的大哥哥说,“我二姐姐说你刚刚帮了她,你一定是个好人。”

  谢逸倒是也不客气,笑眯眯走过来就摸着暖姐儿的脑袋瓜子说:“你这丫头倒是会说话,瞧着也挺可爱的,不过,你告诉我,你二姐姐真的会做好吃的菜吗?”他凑到暖姐儿跟前,悄悄伸手往朱福的方向指,“你二姐姐人这么小,哪里来的好厨艺?小孩子不兴说谎的哦。”

  暖姐儿将小脑袋一昂,骄傲道:“二姐姐做的菜是最好吃的,我最爱吃二姐姐做的菜了哩。”

  谢逸摸了摸鼻尖,然后转头望了朱福一眼,冲着她给个大大的微笑。

  朱福也笑了笑,很是规矩的对谢逸道:“谢公子,今天已经很晚了,做菜炒菜炸油锅总会有响声,怕是会影响到别人家歇息的。所以,我今天晚上打算做一道面点给你吃,你若是觉得还吃得下去的话,明天再准备一顿丰盛的饭菜答谢你。”

  谢逸见眼前这位小姑娘不论是说话语气,或者是面部神情,都挺淡然自若的,没有刻意地巴结奉承自己,但是句句都在理,也瞧得出来,她对自己挺尊重的。怪道能叫沈兄上心呢,原来是有可取之处的。

  “朱姑娘说得很对,便就如你所说。”谢逸此时倒是和气得很,早没了方才在史家的那份派头。

  朱福点头应了一声,便拉着沈玉珠一道进了厨房去,沈玉珠笑着道:“阿福,这位谢公子是我哥哥的同窗,听说,是京城来的贵公子哩。方才听他说,他是去省城看他三叔的,顺道来咱们松阳县找我哥。阿福,要是你做的菜能入了这谢公子的眼,要他往后去省城、去京城那里一宣传,对你很有好处的。”

  其实朱福心里也是这样想的,她想做道油泼面给谢逸吃,就是想看看他的反应,从他的反应就可以知道这油泼面在大些的地方是否吃得开。

  比在敬宾楼还要用心,将面饼揉得劲道十足,每一步都花了功夫,很快,那麻辣香味儿就传了出来。

  谢逸鼻子很灵,闻着香味儿就往小厨房里钻。

  刚好朱福的油泼面已经出锅了,她拿来几个碗,将煮好的一锅面平均分配到每一个碗里面去,然后加了红辣椒熬出来的辣椒油跟其它佐料,端着碗递送到谢逸跟前的时候,碗里还呲拉呲拉响着。

  谢逸觉得,只闻着这味儿嘴里都能冒出口水来,这大冷的天,吃上这样一碗热乎乎的面,实在是爽。

  朱福让沈玉珠端着面去堂屋给大家吃,她则又迅速做了一个番茄蛋汤,里面还加了点葱花儿。

  端着一大海碗番茄蛋汤往堂屋去的时候,朱福心里有些紧张,可当她看到谢逸一声不吭只顾着埋头猛吃的时候,她那颗心才将放进肚子里去。将汤端到谢逸跟前,朱福笑着道:“谢公子,喝点汤吧。”

  谢逸辣得满脸通红,可越辣他就越想吃,闻着那味儿,就恨不得一口气全倒进肚子里去。

  京城里有名的酒楼,他哪家没有去过?甚至皇宫里御厨做的菜,他都有幸沾着光吃过一两回。他在吃食上面,也算是有些见识的人,如今竟然败在区区一道面点上,真是枉他一世英明啊。

  谢逸辣得嘴巴歪着,眼泪都蹦了出来,他将一大碗油泼面吃得干干净净后,又用汤勺舀了番茄蛋汤放进碗里,小口喝着。

  沈玉珠望着谢逸这副吃相,心里也开心得很,她朝朱福悄悄眨了眨眼睛。

  朱福心里有抑制不住的笑容,她想着,这要是在现代的话,饭后还能给大家做道甜点呢,只可惜,这里条件不够,没办法做。

  想到了这点伤,她脑海中忽然有个念头一闪而过,然后问沈玉珠道:“玉珠,咱们这附近可有哪里可有买到牛乳?”

  二更:

  “牛乳?”沈玉珠也吃完最后一口,她心满意足地放下筷子,眼睛里冒着光问道,“阿福,要牛乳做什么?莫不是你又想着要做什么菜了?”

  朱福狠狠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我是想着做几样糕点,需要牛乳才行。”她忽然有了想法,若是不想在这里开饭馆的话,倒是可以开一家糕点店,之前一家人去街上逛的时候,她有去那些糕点店买过一些糕点,不过,她打算做出不一样的东西来。

  沈玉珠仔细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说:“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你若是真需要的话,咱们得空可以去乡下问问去。松阳县周边有好几个村子哩,总有人家里是养牛的。”

  朱福想了想,觉得也是,既然想入手去做,就得做好每一步,得事事亲力亲为才行。

  若是没有牛乳的话,羊乳也行,甚至是刚下过猪仔的猪奶也可以。

  卫三娘原本是想着要问沈大娘喜姐儿的事情的,可见如今天已经实在太晚,而这几个孩子又一直站在跟前,实在不方便问出口,便想着这事情再搁一搁吧。实在不行,就直接跟喜姐儿说,叫她不必再在沈玉楼身上浪费心思了。

  喜姐儿打小就是个听话懂事的好孩子,想来是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钻牛角尖的,这样一想,卫三娘心里便打定主意,喜姐儿的事情,要快刀斩乱麻才行,不能再耽搁着了。

  第二日晌午,朱福才将从敬宾楼回来,谢逸跟沈玉楼两人便结伴来了朱家。

  朱禄还是头一回见到谢逸,沈玉楼给两人做了个介绍,谢逸上下打量着朱禄,又看了看他刚刚打完的一件刀具,不由赞道:“朱兄真是好手艺。”他拿起那把刀具来,握在手中抹了抹刀刃,方又问道,“不知道朱兄可否也帮我打件兵器?”

  朱禄被人夸赞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那双粗糙的大手紧紧攥着衣角,笑容憨厚地点头道:“谢......”他想了想,人家跟自己称兄道弟,多半是看在玉楼面子上的,是抬举自己,自己要是也以兄弟相称,那就是有意高攀了,他虽然老实憨厚,但却不傻,话到嘴边又改口道,“谢公子谬赞了,你要是喜欢的话,我可以立即给你打一件,就是不知道你想要打什么样的?”

  谢逸哈哈一笑,伸手就在朱禄肩膀上拍了拍道:“朱兄不必见外,之前在金陵书院念书的时候,我就常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