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市井福女|第21节

  还好不是!!

  收拾好的东西都已经放到了马车上,郭氏倒是有些舍不得地望着自己住了这么多年的茅草屋,虽然想进城过好日子,可她也舍不得这里啊。再舍不得又如何?贵哥儿一辈子住在这里是没有前途的,为了贵哥儿,她也一定要走。

  朱家众人一应准备好一切后,就坐在茅草屋里等赵铁花,朱福从屋里出来,见哥哥跟沈玉楼一直站在外面,眼见着已经到了上冻的时候了,冷得很,便叫他们进屋呆着去。茅草屋再不御寒,那也是能够遮点风挡点雨的。

  “我去外面瞧瞧,哥你放心吧,赵姑娘一定会来的。”朱福笑眯眯朝朱禄眨眼睛。

  朱禄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然后掉头就进屋去了。

  朱福见沈玉楼一直站着没动,眼角余光瞥见他似乎是在看着自己,她忽然觉得如芒在背,也不敢看他,抬着脚就要跑,手腕却被沈玉楼紧紧抓住了。

  沈玉楼十分不解,就算小不点转了性子了,可她为何要如此对自己呢?他记得自己走的那年,就数她最舍不得自己了,如今自己回来了,她倒是当自己是陌生人,说实话,要说不生气,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朱福可以从容应对所有人,却唯独不敢在这个沈玉楼跟前耍小聪明,万一说漏了嘴,他要是知道自己并非真正的朱福,而是借尸还魂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朱福小脑袋瓜子迅速转动起来,急得都快哭了,偏偏这个人就是不肯松手。

  “你抓疼我了。”她忽然倒吸一口凉气,又挣扎起来,有些不满地抬头望着他,见他那双清润的眸子里含着隐隐疼惜,手也即可松了些,她忽然有些做贼心虚,“玉楼哥哥,我......我......我如今变成这副模样,你还会愿意教我念书识字吗?”

  “你这说的什么话?”沈玉楼道,“就是因为我派给你的任务没有完成,所以才不敢见我的?”

  朱福犹豫了一会儿子,先是轻轻点了点头,忽而紧接着又摇头。

  沈玉楼不解:“你这又点头又摇头的,是什么意思?”

  朱福趁机夺回自己手来,站得离他远了些,这才说:“点头是因为,我的确有负你所望,在家这三年没有好好念书。摇头是因为......”她忽而抬起头来,鼓足勇气望着那双眼睛,“因为我只记得有玉楼哥哥这么一个人,以前的很多事情,我都忘了,我怕你会提及很多过去我回答不上来的事情,所以就想躲着你。自从生了一场大病后,就忘记了很多事情,其实......也不单单只是忘记你的事情。”

  沈玉楼忽然紧紧抿着薄唇,目光既轻又重地落在朱福那张白净娇俏的脸上,她现在的这个样子,跟小的时候一模一样。胆怯地站在一边,小心翼翼地说着话,生怕说错什么会被人欺负似的,他觉得心疼极了。

  情不自禁抬手在她鼻尖上轻轻刮了一下,他微微笑着说:“忘记了事情没事,只要没有忘记人就好。”

  还没待朱福反应过来,沈玉楼就进了屋子去。

  朱福重重吐出一口浊气,轻轻抬手摸了摸自己鼻子,心里一时五味杂陈起来。这个沈玉楼跟真身的关系,怕是不简单呢,两人间如果有什么山盟海誓,也是有可能的。

  正发呆,就见那赵铁花过来了,朱福使劲甩了甩脑袋,跑着过去。

  “铁花,我们都准备好了,就等你呢。”朱福伸手使劲揉了揉脸,就怕经过刚刚那么一出自己脸会红,她见赵铁花只围着沈玉楼那匹枣红色的高头大马瞧,奇了道,“你一直围着它转干嘛?快进去吧。”

  赵铁花伸手拍了拍马背,眼睛忽而放起光来:“阿福,这可真是一匹好马,是那位公子的吗?”

  朱福知道她口中那位公子说的是沈玉楼,便点头道:“他是我哥哥发小,又跟我们家是邻居,所以这次就跟着一起来了。”说话间,就见赵铁花一个纵越便跳到马背上去,然后勒缰打马,真是英姿飒爽。

  赵铁花望了朱福一眼,从马背上跳下来,然后推着朱福道:“你也上去骑一会儿,过过瘾。”

  朱福从来没有骑过马,有些不敢,再说了,这是人家的马,自己擅自骑上去,怕是不好。

  赵铁花却托着朱福较弱的身子,努力一使劲,就将她托到了马儿上去,然后笑眯眯道:“怎么样?有没有觉得自己就是那女中豪杰?”

  朱福紧紧攥住缰绳,眼睛都不敢望地上,只觉得怕得很,就怕马儿一个癫狂就将她摔下来。

  赵铁花见她似乎有些怕,就赶紧将手伸了过去:“我扶着你下来吧。”却不料,话才说完,马儿忽然就长长嘶叫一声,然后抬起两只前蹄,挣脱拴住它的绳子,撒开蹄子就疯狂地跑了起来。

  闻声而出的沈玉楼见状,面上一滞,赶紧追了上去。

☆、第31章

太阳将要落山,西边被晚霞染红一大片,那匹枣红色的高头大马驰骋在一片广阔天地间,时不时传来一阵阵哀戚的长鸣。

  沈玉楼就算脚力再强,那也是追不上一匹发了疯拼命往前跑的马儿的,因此,他跑到了泥巴栅栏外头经过两辆马车的时候,伸手解了一匹马的绳子,然后一个纵跃便跳上那匹马,挥鞭追了上去。

  朱福吓得小脸苍白,她原本就微微有些恐高,此番又被马儿颠着跑,那冷风迷了双眼,她是又冷又害怕。是不是又要死了?她才过了没几天好日子啊,是不是老天这就要收了她的性命去了?

  她不要离开爹娘,她也舍不得兄姐,还有妹妹跟弟弟,她舍不得一大家子人。

  冷风无情地从她领口钻到了衣裳里面,那一阵阵寒风如冰冷的刀子般刮着她的肉,她疼得蹦出了泪花儿。

  “阿福,把手给我。”就在这时,她隐约听见身后有人在喊自己,“阿福,别松手,紧紧抱住马脖子,不要乱动。”

  朱福艰难地微微扭了扭脖子,就见身后离自己一马之远的地方有人骑着马在跟自己说话,那人骑马技术娴熟,他也正在拼命挥着马鞭赶马朝自己靠近,她忽然看到了希望,赶紧开口呼救,同时也试探着伸出一只手去。

  奈何才将伸出手,马儿又几个癫狂,颠得她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

  “阿福,你手紧紧抱住马脖子,身子别动!”沈玉楼大喊一声,那双原本十分干净清润的眸子,此时猩红可怖,他又狠狠甩了一鞭子,然后瞅准机会,身子灵活地跳到了前面那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