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市井福女|第11节

  阿东正在给朱福打下手,听得全二富叫他,他明显有些不高兴,但不得不去大堂帮忙。

  萧敬宾见一拨又一拨人涌进来,先是站在大街上的人进来吃,后来干脆是已经进了迎客来的人又跑了出来,跑进敬宾楼来吃。大堂就这么大,总共就这么几张桌子,哪里能坐下那么多人啊,萧敬宾是又欢喜又着急。

  这是朱福在古代头一天上班,自然尽职尽责,炒了一锅又一锅,直到将沈玉珠带来的豆腐都做完了,才将罢手。直到最后,累得恨不得直接趴在大路边睡过去,她额迹被汗水打湿,鬓发紧紧贴在脸颊边,小脸上热气腾腾的,白里透红,仿佛是那盛开在三月清晨的桃花,娇艳欲滴,秀色可人。

  沈玉珠见豆腐都炒完了,又转头往大堂里瞧了瞧,见里面乌压压一片全是人,沈玉珠笑着道:“阿福,你真有本事,你瞧,那些人只顾埋头吃饭了,瞧着样子,好似是几个月都没有吃到一顿饱饭似的。”她心里十分开心,于是龇牙咧嘴地笑,“真没有想到,我的豆腐一下子就卖完了,阿福,回去后你也教我做菜吧,到时候我也跟你一起来敬宾楼当厨娘。”

  朱福将系在腰间的围裙解了,又伸手将黏糊在脸颊上的发丝别到耳后去,朝沈玉珠俏皮吐了吐舌头道:“好哇,到时候咱们一起发大财,一起让家里人过上好日子。我要盖敞亮的大房子,要买光鲜漂亮的衣裳给家里人穿,还要让贵哥儿考秀才,让寿哥儿念书,最最重要的是,要让大哥娶得起媳妇。”

  想到让大哥娶媳妇,沈玉珠眼睛亮了亮,道:“我大哥也十九岁了,这么大人了也还没定下一门亲事,我得赚足了银子,待他这次回来,让他娶媳妇。”说着她有些得意地昂起下巴来,拉着朱福道,“说起来,咱们这左右邻居中,就属你大哥跟我大哥模样长得俊俏了,不过,我还是觉得朱大哥没有我哥哥好看。”

  朱福才不服气呢,她哥哥又高又健硕,那张脸跟斧头削过的一样精致深刻,眼睛又黑又亮又有神,而且憨厚老实肯吃苦,这样的人可是好老公的最佳人选,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竟然还能有比大哥更好的人?不可能!

  “才不是呢,我哥哥肯定比你哥哥好看,我哥哥可俊了。”朱福也学着沈玉珠的样子昂头,明显十分得意自豪。

  沈玉珠忽然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朱福,两道细长的眉毛拧在了起来,眉心有着深深一个结。

  “阿福,你以前可不是这样说的,你打小不是跟着你长姐阿喜,就是喜欢跟在我哥哥屁股后面,一口一个玉楼哥哥,唤得可亲热呢。”沈玉珠笑得有些不怀好意起来,“你小小年纪就知道我哥哥比你哥哥长得好看,所以经常缠在我哥哥后面,要他教你识字。如今倒是好了,你长大了,倒是忘记我哥哥的好了,阿福,你真真是个白眼狼!”

  说完,沈玉珠便朝朱福扑过去,然后捏她娇软粉嫩的小脸儿。

  朱福一边心慌慌着,一边躲着沈玉珠的魔爪,正当小姐妹俩闹得欢的时候,那边有一坐在高头大马上的年轻公子唤了沈玉珠一声。

  年轻公子瞧着也就十□□岁的年纪,眉目如画,穿着身鸦青色的圆领袍子,越发衬得面若玉盘。此时他面上含着浅浅的笑意,一双眸子深如寒潭,里面有亮亮的星星点点。

  听得有人唤自己,沈玉珠立即闻声望去,待得看清那人面容的时候,她激动得立即丢下朱福,然后大步跑了过去。

  “大哥,你回来了?信上不上说要到腊月才回家吗?”一边说,一边眼眶热了起来,瞬间眼圈儿就红了,呜呜咽咽的,“大哥,我跟娘都好想你,你终于回家了。这次回家,还会再走吗?”

  沈玉楼已经翻身下马,他伸手拍了拍妹妹肩膀道:“不走了,就算走,以后也是哥哥走到哪儿,就带着你跟娘亲到哪儿。”他伸出手来给妹妹擦脸,因为常年握剑的缘故,指腹上有薄薄的茧,铬得沈玉珠脸疼。

  她脸让到了一边去,忽然笑了起来,嗔道:“大哥,我已经不是三年前的小孩子了,哪里哭了还要你哄着啊。”说完扭头去望朱福,见朱福只呆愣愣站在一边,她朝她招手道,“阿福,你傻愣愣站着干啥?我哥哥你都不认识了吗?”

  朱福哪里能认识啊,她有些慌张,低着头小步走了来,想着刚刚沈玉珠说的话,她轻轻唤道:“玉楼哥哥......”说完她脸瞬间就红了,烧得滚烫滚烫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沈玉珠瞧着朱福这样一副娇羞的模样,心里更得意了,转头对她哥道:“大哥,这是小阿福啊,以前就喜欢跟在你身后转的,你还记得不?”

  沈玉楼目光这才缓缓落到跟前一直低着头的女孩子身上,其实女孩子还跟三年前一样,没有太多变化,只是个头稍微长高了一些,如今能到自己胸口了。容貌虽然没有太多变化,可是性子却变了很多,以前的小不点,可是永远也不会做出刚刚那些事情的。

  小不点胆儿小,从不敢呆在人多的地方,总喜欢一个人默默呆在角落里。望着左右邻居家的小孩子们踢毽子,甩大绳,她明明是羡慕渴望的,可终究不敢踏出第一步,然后见着自己的时候,却总会跑着过来,又像换了个人似的。

  “我当然记得,这是阿福妹妹。”沈玉楼望着朱福,面上笑容干净纯澈,眉眼里皆是笑意,不是两个人呆着的时候,他总唤她阿福妹妹。

  朱福却被这一声唤得忍不住打了寒颤,迅速抬眸望了他一眼,又匆匆低头。

  里面萧敬宾走了出来,见朱福跟沈玉珠站在外面,笑着道:“朱姑娘,你真是我萧敬宾的福星啊,你一来,咱们敬宾楼就起死回生了。方才你也辛苦了,先回家去吧,待得晚饭的点再过来不迟。”

  朱福深深呼出一口气,伸手抹了抹额头的汗珠子,方道:“东家,若是想敬宾楼生意一直红火下去,只靠我一个厨子是不够的。还有跑堂跟打杂的,以及在厨房里烧火的,洗碗洗锅的,人员都得跟上才行。”

  “这个朱姑娘放心,我呆会儿就叫二富去办这事儿。”他笑眯眯道,“之前人少,也是因为生意清冷的关系,如今生意有了起色,我萧某人自然得重新请人过来做事的。”

  沈玉珠眼珠子转了转,想着反正因阿福的关系以后豆腐不愁卖了,那她可不可以再找份工做呢?这样一想,她眼睛立即亮了起来,笑嘻嘻对萧敬宾道:“萧老板,您看我怎么样?我若是想来敬宾楼做事,能领个什么差事?”

  萧敬宾眼睛一亮,开心道:“这位姑娘也想来敬宾楼做事?”

  沈玉珠点头道:“当然!如今你们敬宾楼要了我的豆腐,我就不必成日站在大街上摆摊子卖豆腐了,这样一来,倒是能省出不少时间来做旁的事情。”

  “好,好。”萧敬宾连连应了两声,“你来,不论做什么事情,每日工作的时间跟朱姑娘一样,我给你三两银子一个月。”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今天晚了些,明天渣息白天有事,更新还是在晚上,可能也得是这个点了,么么哒。

☆、当厨娘爹娘反对

  “每月给我三两银子?”沈玉珠简直不敢相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