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娇妻700岁|第15节-2

  两人说好了,商量着先回去。

  萝萝悄悄的跟上。

  结果两人刚走出后院,正往车库的方向拐,正前方忽然一阵刺眼的灯光打过来,一辆车停在两人面前,车窗缓缓摇下来,满汉讽刺的女声传来,“呦,这不是宁怀依宁大小姐吗?怎么着,偷情呢啊!”

  下意识的要往周南的怀里钻,周南却是猛的脸色一变,把女孩子一把推开——

  他因为心太急,没能好好的掌握力度,女孩子顺着他的力度朝后退了两步,却好死不死的踩上一块圆形的石头,脚腕崴了下,疼痛致使她原地转了一圈,整个人朝着花坛的方向俯冲过去。

  咚的一声,殷红的血潺潺顺着花坛蔓延开来,未熄火的车辆引擎声,和车里女人七嘴八舌的讽刺,完美的掩盖住了头磕在花坛的闷响。

  萝萝也有些震惊,没料到会这么突然,抬起手准备用灵力拖一把都没来得及,眼看着那个刚才还鲜活的女孩子,灵魂幽幽的出窍,茫然的站了会儿,飘到了周南的身边,还试图去拉他。

  但是女孩子捞了两下周南的手,却根本没能碰到,她急了,张开手臂去搂,却整个从周南的身体穿过去了。

  晃着大灯的车还在那里停着,萝萝把视线从徒劳的要去抱男人的女孩子身上,挪到了车的方向,眯了眯眼睛看清了,车里坐着好几个人,正是先前在屋子里面跟她找茬的人。

  萝萝迅速闪身,又换了一棵树,借着大灯的光亮,看清了女孩子一直叫周南哥的男人。

  男人生的还算俊,但却是不太正派的俊,眉心狭窄,也是单眼皮,可是舒兰声的眼睛就狭长好看,眼尾还带着勾子一样,总有种欲语还休的劲儿,勾着人。

  可这个男人的眼睛眼尾下垂的厉害,特别是此刻微微眯眼,颧骨突出,一副阴险相。

  他刚刚那一下,直接把女孩子推的撞死了,这会根本没有丝毫所觉,而是压着一脸的戾气,看着车里出言嘲讽的女人们。

  怪就怪他不过是个小司机,哪怕在这些靠出卖自己活着的女人面前,也显得微不足道。

  “这不是小周司机吗?哈哈……”车里的几个女人笑声尖利刺耳,“你们家怀依大小姐摔了,你怎么不去扶啊,刚才不是还抱的挺紧吗?”

  周南这才转头看了一眼,看到宁怀依半趴在花坛那里,脚尖挪动了一下,却很快止住,淡淡道,“我家小姐喝多了,只是缓一会儿。”

  他和这个宁家娇滴滴的大小姐好上的时候就说好了,在外人的面前,无论怎么样都要控制住不表露出一丁点的亲密,这样才能长久,也因为这样,两年的时间,根本没人发现他们俩之间的关系。

  宁家的家主是个狠绝的性子,为了上位为了钱什么都肯干,自己唯一的女儿也能牺牲许配给舒家那个二婚夫人带来的二少爷,就为了在舒家的手底下换资源。

  要是让家主知道了,他一个司机敢觊觎大小姐,他想要全手全脚的离开宁家,不太可能。

  周南看着宁怀依只是半趴在花坛处,知道她娇气,平时破一点的油皮都要哭好久,石头硌一下都噘嘴,这会估计是摔疼了不肯起来,要是他去扶了,指不定车里这帮婊.子要说什么,他看到有人举着手机拍照,万一传到了宁家主的耳朵里,他这两年的努力就白费了。

  所以他没有动,也不知道刚才还嘤嘤哭泣着依恋他的女孩子,现在就站在他的身边,一脸悲伤的看着他,甚至还虚虚抓着他的手,却再也不能鲜活的撒娇了。

  对面有女人顺着车窗伸出手机拍照,几个人叽叽喳喳的商量,周南脸色阴沉,想要呵斥她们,却只是抖着嘴唇,根本不敢,这些女人个个都扒着过上流人士,哪怕公认的是个玩物,随便和那个说一声,他都吃不了兜着走。

  而这几个人其实和萝萝,和宁怀依,都是一样的无冤无仇,只是她们不满意萝萝能扒上她们摸不到留不住的人,嫉妒宁怀依出身良好的家庭,嫉妒她是个真正无忧无忧锦衣玉食长大的小白花。

  在她们忍着恶心向上爬的时候,她能够凭借喜好,享受着最好的生活,甚至偷偷的拥有爱情。

  憎恨,有时候只因为你站的位置,甚至并不需要理由。

  追究起来,她们或许会说,我没做什么啊,只是笑了两声啊,只是恰好碰到,只是说了几句不好听的,可是恰恰这个“只是”,就在刚刚间接杀害了一条鲜活的生命。

  树爷爷总说,山下太污浊,要她不要过多的参与其中,抱了恩就赶紧回山上。

  萝萝听话,可是总免不了对人间诸多憧憬,真的下来了,也被迷了眼睛,觉得世间好玩好吃的东西太多。

  可是此时此刻,她感受着车里的女人散发出来的嫉妒和幸灾乐祸的情绪,又想起刚才在酒会上,那些女人恶意的诬赖她,第一次真真切切的窥见了,树爷爷说的人间丑恶是什么模样。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